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蕭祈之阮幺幺小說叫什麼名字 第4章_安故小說
◈ 第3章

第4章

蕭祈之躺在她懷裡,可以清晰的聽見她因劇烈運動發出的強而有力的心跳聲,與身上散發的熱氣,還有些汗味。

並不難聞,反而還帶着她身上自有的味道,讓蕭祈之有一些難以言喻的感覺。

他撇過了頭,皺緊了眉頭。

阮幺幺以為是自己身上的汗被嫌棄了,加快了手中的動作,將冰涼的藥膏塗在他傷口上,「剛剛跑的太快沒來得及擦汗,不好意思哈,忍忍,上完葯我就走。」

蕭祈之的手指動了動,唇緊抿着,依舊不理她,但也沒再抗拒。

上完葯後,她又仔仔細細的將他的傷口包紮好。

見他不再皺着眉頭,阮幺幺試探的說了幾句,「以前打你,罵你是我不對,以後真不會了。」

「你可以不原諒我,但是以後我給你上藥,接觸你,你不要那麼抗拒行不?」

她聲音放的很輕柔,像在哄小孩,「就當….給自己療傷?」

阮幺幺搶來的藥膏是有用的,蕭祈之感覺沒之前那麼痛了,便翻了個身,背對着她。

….小傲嬌。

阮幺幺輕笑了一聲,嘆了一口氣,撐着腦袋看他,在心裏召喚系統,

「如果我有罪法律會制裁我,而不是讓我去勾z引一個五歲的小孩,讓他愛上我,這不喪心病狂?」

系統很快出來,簡潔明了:「十個億。」

阮幺幺:「……」

不得不承認,這系統很會拿捏她。

很早之前,她不會想過自己手中的角色會真的存在,而且,會感受她在裏面賦予的痛苦。

但她只能盡全力,在她的小反派還沒徹底黑化之前讓他少受點欺負,至少,能夠感化他也是好的。

她明白,對於童年不幸的人受過傷害的人,她要給的,是救贖。

要成為他生命中的一束光,讓他變的離不開自己才行。

哪怕…是母愛?

統子只說讓他愛上自己,沒說是什麼愛。

那母愛也行….吧?

捋了一遍邏輯後,阮幺幺更加確定了自己的想法。

她伸了個懶腰,躺在腳踏上,房裡只有一床厚的和一床薄的,只是這小孩一直在發抖,想必是今日在雨里冷着了。

半眯着眼看着蕭祈之,阮幺幺收攏了身上的衣物,把另一床薄被也蓋在了他的身上。

明日….再去搶兩床被子過來。

這麼想着,阮幺幺睡了過去。

半夜。

蕭祈之被噩夢驚醒,如同掉落萬丈深淵,他腳下一抖,迅速坐了起來。

和睡着時沒什麼不同,他依舊什麼也看不見。

從小到大他就什麼也看不見,看不見自己的母親長什麼樣子,看不見惡毒的皇后,也看不見對自己視若無睹的父皇。

但是卻能感受到他們所帶來的傷害。

每晚他都會做這種夢,在冰湖上罰跪,在宴會上當其他皇子的調侃物,給他們射箭做靶子,他受了很多傷。

當一個人感受不到愛太久,他就不需要了,甚至想將這種畫面扭曲,摧毀。

真該死。

他們都應該像他母親那樣,痛苦,掙扎的死去。

永遠死去。

蕭祈之抱着混沌疼痛的頭,耳鳴一片,他看不見,也聽不着。

很久很久,夢魘散去時,他聽見了一個人的呼吸聲,好像來自床旁邊的腳踏。

蕭祈之迅速拿起藏在枕頭底下的小刀,循着聲音,猛地刺去,只是受了傷,他無法用力。

「誰在那。」

脖子上沉沉的放着一個東西,壓得在睡夢中的阮幺幺都要呼吸不過來了,她手一揮,蕭祈之的手被揮開,刀砸在了床上。

阮幺幺皺着眉翻了個身,「別鬧。」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蕭祈之的呼吸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況下,漸漸放鬆了。

是她?

蕭祈之循着她呼吸的聲音,「看」向她的位置。

好半晌,他才動了動手,將刀撿了回來。

觸碰到刀身時,蕭祈之摸到了一個黏糊的東西。

將刀湊近,他放在鼻尖聞了聞。

血?

不知為何,蕭祈之內心突然有了些許躁動,這股躁動,不是煩,也不是恐懼,

而是,莫名的興奮。

娘親死的時候也流了很多血,一樣的味道。

對,就該這樣。

就該把這些傷過他的人,都讓這把刀布滿他們的血。

娘親說過,讓他痛苦的,都該死。

有人欺負他,他就要雙倍還回去,即使是送他們去死,也是應該的。

蕭祈之臉上,逐漸浮起了一絲絲笑意,他嘴唇咧起,循着呼吸聲,慢慢湊過去。

殺哪裡,血會流出來的最多呢?

好像是脖子。

他雙手緊握,舉起刀的時候,突然扯到了身上的傷口,身上蓋着的重量也不對,似乎都在阻攔他。

那隱秘興奮的躁動因為疼痛,陡然散去了不少。

蕭祈之的笑容僵在了臉上,腦中突然想起了這女子說的一句句話,和給他換衣服的模樣。

還有,和她血液一樣溫度的身體。

「她們走了,以後有我在,不會有人欺負你。」

「你猜我這藥膏哪來的?」

「以前打你罵你是我不對,以後不會了。」

「……」

刀漸漸被蕭祈之放下。

奇怪,很奇怪。

蕭祈之不是個心軟的人,但這個女子所做的,卻是讓他好奇。

人不會突然之間就變成另外一個樣子,除非,她有求於他。

或者,在想到了新的懲罰他的方法?

蕭祈之的嘴角逐漸扯平,刀,放回了原處。

手指觸碰在身上蓋的棉被上,蕭祈之沒有了別的動作。

以前他在後廚,聽見過在追趕的老鼠和貓。

人和動物都是狡猾的,貓知道老鼠需要什麼,便放了誘餌在他眼前,自己則躲在暗處,伺機而動,等待捕獵的成果。

後來,老鼠沒能吃到誘餌,貓,卻將老鼠的四肢扯斷,骯髒的鮮血流滿了一地,被那隻貓拆骨入腹。

那時候蕭祈之三歲,他聽見了老鼠被貓咬下的咀嚼聲,和慘叫聲,從此,便深深刻在了他腦海里。

一場貓鼠遊戲,他是旁觀者,也可以是主導者。

她的誘餌是什麼?對他好?他好像已經知道了。

但她又想得到什麼呢?

聽着床邊傳來的呼吸聲,蕭祈之緩緩躺下,他面朝阮幺幺,靜靜的聽着這房間唯一的聲音。

不過,誰是貓,誰是老鼠,很快就會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