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蕭祈之阮幺幺小說叫什麼名字 第3章_安故小說
◈ 第2章

第3章

阮幺幺看了看四周,這院子冷寂,應當是蕭祈之住的偏僻的後院。

雨水打在身上很疼,她收緊了手臂,抱緊了手中的孩子,

「剛剛我下手太重了,見他咳出了血,先前我聽太醫說過,咳血可是要命的!萬一他死了,我們怎麼向皇后娘娘交代不是?」

那幾位宮女互相對視了幾眼,有些狐疑的說,「咳個血這麼嚴重?」

阮幺幺沒什麼強項,扯淡是一流,她神情嚴肅,「對,咳血了就證明肺被踢破了,你看他動都動不了,而且眼睛還出血了,眼珠子被我們打出來了都有可能。」她伸手就要去扯蕭祈之臉上的布條,

「你們要不要看看?」

「啊!」那些宮女被唬住,立刻轉過了身,唾罵道,「真是晦氣,都要死了還髒了我們的眼。」

「…..這可不怪我們,是你叫我們來的。」

幾人話語裏面的意思非常明顯。阮幺幺也樂得乖巧應下,「我懂我懂。」

見幾人離開,她連忙俯下身檢查小孩的傷勢,雙手開始解他的衣袍,「你是醒着的嗎?她們走了,我…..」

「滾。」小孩輕飄飄的說出這句話,按住她的手,將之扯開,阮幺幺看見他咬牙切齒的厭惡,

「不需要….你假惺惺的對我。」

他艱難的說出這句話,固執的抱住自己不讓他碰。

阮幺幺努了努嘴,不動聲色的蹲在他身前給他擋着雨。

接着,在內心倒數三個數。

三個數過後,蕭祈之緊緊抱着自己的手鬆了開來,頭一歪,無知覺的暈了過去。

阮幺幺抱起這小小的一團,朝房中走去。

劇情里就是這麼一段,蕭祈之被宮女們毆打,在房裡躺了三個月,無人知曉他身上的傷有多嚴重,也就沒有太醫來看,只留了一口氣給他,差點死掉。

阮幺幺給他打了一桶熱水,水汽縈繞,她嘗試了下水溫,覺得差不多了,便開始脫這小孩的衣服。

蕭祈之就乖巧的坐在那,不,準確的來說是暈着的。

這個時候倒是聽話,比剛剛像刺蝟一樣好多了。

阮幺幺嘆了口氣,方才他不讓自己脫衣服,現在潰爛的傷口和布料粘在了一起,倒是讓她有些不忍心下手。

阮幺幺咬咬牙,「對不住了。」

撕拉一聲,衣服扯着一些肉一起被撕了下來,蕭祈之直接被疼醒,悶哼了一聲,小臉煞白。

防止他誤會,阮幺幺說,「我在幫你脫衣服洗澡,你剛剛在外面不讓我脫,現在傷口和衣服連在一起才會這樣的,不撕開會傷的更重。」

蕭祈之疼的咬牙,女子的聲音輕柔,但也無法撫平他內心的燥意,他冷冷的說,

「你…虐待的還少么?」

阮幺幺:「…以後不會了。」

似乎沒想到她這樣回答,蕭祈之愣了愣,但那一絲思想很快又被疼痛所代替,他去咬自己的手腕。

阮幺幺加快了手上的動作,「馬上就好,再忍忍。」

給他脫完衣服後阮幺幺擦了擦額角的汗,開始給他脫褲子。

蕭祈之拽住褲腰,「….不行。」

阮幺幺嗤笑一聲,撐着腦袋揶揄的看着他,「怎麼?才五歲長出來了嗎你?」

她發出一個來自老母親般的笑,就讓他穿着褲子抱進浴桶,「挺好,倒是守男德。」

蕭祈之沒有說話,撇過了頭去。

身體被熱水給包裹,雨水打進身體的冷氣散了不少,渾身的傷口又開始疼了起來。但他依舊隱忍,任傷口在水中綻開,浮腫潰爛。

這是什麼?虐待他的新點子?

蕭祈之沒有什麼反應,甚至想冷笑一聲。

看見他嘴角若有似無的嘲諷,阮幺幺拿着布給他擦拭,「你身上臟,傷口挨了不少污穢的東西,幫你擦乾淨就來上藥。」

她動作很快,不一會蕭祈之就被抱出了水桶,他此刻已經沒有了別的表情,只是一貫的沉默。

擦乾淨髒兮兮的小臉後,幺幺才來得及仔細看他。

整張臉眼睛被蓋住,鼻尖小巧未成型,嘴唇也是小小的,下面,似乎還有個小痣。

阮幺幺也不多說話,拿起他衣櫃里僅剩的幾條褲子扔在床上,「你自己換褲子,我去給你拿葯。」

過了很久很久,門外也沒傳來動靜,蕭祈之本就不信她,褲子濕z了,便自己摸索着脫下,而又穿上。

他躺進薄薄的棉被裡,傷口依舊在發疼,體內好像也受了傷,光是這麼躺着,便讓他疼出了聲,像一隻溺水的鹿,在死亡邊緣瘋狂掙扎。

哐當一聲,門突然開了。

蕭祈之僵住了脊背,今日在雨水中挨打的恐懼讓他身體不自覺的顫抖。

又要開始了嗎?這次他們會怎麼對他?扔進水裡?吊在樹上?亦或者是,繼續拳打腳踢?

「你睡著了嗎?」

身後傳來一陣小心翼翼的聲音,怕吵醒他似的,關門的動作也輕了。

蕭祈之聽得出來,是那個女子的聲音。

阮幺幺輕手輕腳的過去,見他在發抖,便將人扶起,「你沒睡?」

蕭祈之沒有躺在床上,反而躺在了腳踏上。

她去握他的手,「很冷嗎?怎麼抖的如此厲害?為什麼不睡床上?」

蕭祈之用儘力氣將手從那溫暖的掌心抽出,重重的呼着氣。

看着那張床和他躺着的腳踏,腦中頓時浮現起了屬於這具身體原本的記憶。

作為蕭祈之的貼身侍女,他眼盲,所以她要照顧他的生活起居,包括晚上能夠與他同住一屋,原主自然是不樂意的,可以這麼說,宮裡就沒人在意這個病怏怏,不受寵愛,彷彿隨時都能噶了的六皇子。

所以她更加有恃無恐,屬於蕭祈之的大棉被都被她奪了過去。

就連床也沒給他留,直接將人趕在腳踏上睡。

……

嘖,她真畜生啊…

阮幺幺扶額嘆了口氣,俯下身不顧他的掙扎,將人抱在床上。

蕭祈之猶如驚弓之鳥,刺蝟身上的刺猛的豎起,他張開了嘴,狠狠的咬在橫在他身前的手臂。

阮幺幺悶哼一聲,這隻小刺蝟像用盡了全力,她覺得自己的肉都要被咬下來了。

阮幺幺怕疼,

非常怕。

她迅速將手收了回來,他咬的太重,手臂上泛起了青紫,上面清晰的蓋上了一個小小的牙印,還泛着水光。

阮幺幺吹了吹,微微蹙起了眉頭。

蕭祈之則是側了一個身,身體蜷縮了起來,捂住了頭和肚子。

挨打前的防備姿勢。

阮幺幺心裏變得更加難受,她嘆了一口氣,坐在了他身邊,

「我知道你恨我,但是…我想幫你,你的傷口不及時處理會感染。」

蕭祈之身體細微的顫抖,依舊護着自己的頭,倔強的不吭聲。

阮幺幺咬咬牙,道,「想要活下去,就不能和那些人…和我作對,你知道會有什麼下場。」

意識到自己說這些話似乎不符合人設,阮幺幺決定靠硬的。

「所以,好好聽話,等你有本領,等你有權力了,才能反抗,才能報仇。」

為了符合自己說的話,她強硬的將蕭祈之拉了起來,把人圈進懷中。

果然,這回他聽話的多,沒有再進行任何的掙扎,只是身體依舊僵硬。

阮幺幺只覺得他手很冰,便摟住他,用被子將人蓋好,雙手環住他打開藥膏的蓋子,與他說著話,

「這藥膏你猜我是哪來的?」

方才的強硬與冷淡一笑而散,不聽他的回答,她又自豪的嘿笑了一聲,「從路過的太醫那搶來的!沒想到吧?」

這種上好的藥膏只有太醫才會有,於是她費了好大功夫才從他的藥箱的偷偷順了幾盒過來,倒是浪費了不少時間。(別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