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蕭祈之阮幺幺小說叫什麼名字 第10章_安故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心疼?

這次詞,對蕭祈之來說,有些生疏。

幺幺見他發愣,將他的手扯開,抱着人回到了床上,「好啦,淋過雨不洗澡會感冒生病的,到時候會很難受,我去給你燙水,你歇會。」

蕭祈之聽話的點頭。

幺幺出去後,蕭祈之手上端着那碗粥,一口一口的送進嘴巴里。

沒有味道。

沒有放鹽。

是一碗又冷,又乏味的粥。

蕭祈之沒有停下吞咽的動作,依舊喝着。

後來幺幺回來了,給他洗完澡才來的及收拾自己。

在雨里站了六個小時,渾身乏累,原本就感着冒,現在,更加雪上加霜。

她的頭疼的厲害,早早地洗漱好上了床。

迷迷糊糊中,她好像看見蕭祈之下了床,又好像看見他站在了門前,和一個人說著話。

「小旗子,你別亂走….」

幺幺下意識開口,可是腦子混沌的不行,她已經分不清現實還是幻覺。

蕭祈之的身影愣了下,對着門外的人點了點頭,然後輕輕合上了門。

聽着女子的囈語,蕭祈之摸索着,慢慢走向她。

上z床時,手好像碰到了一個東西,很燙。

燙的蕭祈之指尖顫抖,迅速收了回來。

剛剛,好像是她的臉?

蕭祈之不確定,於是又將手伸了過去。

方才他身邊的暗衛說,她在雨中陪他站了三個時辰。

這麼燙,應當是發燒了。

觸着幺幺臉的手並沒有拿開,反而貼的更緊。

她,長什麼樣?

蕭祈之突然好奇起來。

在他的世界裏,沒有任何概念,因為他連自己都沒見到過。

生下來就什麼也看不見,雙目失明他也早已習慣。

只道人人都是有血肉的怪物,同他一般。

只是手中的這張臉,摸起來好像不一樣。

指尖順着幺幺的頭,滑過了她的鼻尖,停頓兩秒,又來到了嘴唇。

很熱,還吐着氣息。

為什麼這裡會有氣息發出呢?

蕭祈之繼續摸索着同一塊地方,手指細細觸碰。

幺幺嚶嚀一聲,夢到了蜘蛛在臉上爬,五官幾乎都要扭曲了起來,用儘力氣抗拒,手掌胡亂摸着自己的臉,「走開….」

蕭祈之手被打下,也將他想探究的心思收了回來。

與此同時,躺在床上靜養的貓也從床上跳了下來,擦過蕭祈之的手,躺在了幺幺懷中。

幺幺在睡夢裡聽到了一聲貓叫,下意識抱緊了它。

……

騙子。

蕭祈之抿了抿唇,握着拳。

一邊說心疼他,一邊拒絕他的觸摸,又迎接貓的懷抱。

蕭祈之往後退了一步,坐回了床上,頭也不回的躺下,背對着幺幺。

幺幺病的很嚴重。

她連起身給蕭祈之做飯的時間都沒有了,早晨掙扎的想起床,結果膝蓋一彎跪在了地上。

這小祖宗也大發善心,說,「今日未曾下雨,你且先休息,會有人來送飯。」

幺幺聽着,眼睛都要睜不開,只好隨意的點點頭。

幺幺高燒了整整三天。

這三天吃飯都是被貓兒喊醒的,蕭祈之也每次都會剩下一些給她。

幺幺輕聲道,「謝謝。」

蕭祈之沒有說話,只是點頭——一副小大人的模樣。

睡了一覺起來之後,滾燙的額頭比前些天好了許多,但幺幺依舊渾身乏力。

這一天兩人一貓正吃着飯,門外卻突然傳來一陣陣腳步聲。

負塗嚇的連忙鑽到了床底,幺幺察覺到不對,也放下了碗筷。

門被踹開,領頭的是一位太監,身後跟着許多人。

幺幺認得他,連忙起身拘禮,「李公公。」

冷宮裡一下子湧入這麼多人,倒是讓幺幺心神不寧。

難道皇后又想到了別的傷害蕭祈之的法子?

幺幺微微一笑,試探的問,「公公此來….」

「咱家自然是奉皇后的命令。」

幺幺握緊了拳頭,忐忑的說,「六皇子….昨日在雨中跪了許久,傷了膝蓋,身體不好,恐怕…無法走動。」

「等過些天六皇子膝蓋好了,婢子再帶他去面見皇后可好?這樣,不會失儀。」

「呵。」李公公輕笑一聲,慢慢走在幺幺身前,低頭看她,「六皇子身體不好這些皇后和咱家都知道,所以此次前來,不是找他的。」

幺幺猛地抬頭,睜大了眼睛。

就連一直坐在桌旁的蕭祈之也不禁側過了頭。

李公公和身旁的侍女讓出一條道,手中拂塵一指,「請吧。」

幺幺心提到了嗓子眼,皇后找她做什麼?

指尖不受控制的顫抖,幺幺內心不自覺的害怕,在心裏呼喚着系統。

系統只回答了她四個字:「蝴蝶效應。」

幺幺說,「我自然知道是蝴蝶效應導致的,那我會不會死?」

她有種感覺,被皇后抓去可不是什麼好事。

系統:「從您穿進去的這具身體後,命數就已經改變,所以,主人還是要謹慎點。」

聽君一席話勝聽一席話。

這講了和沒講有什麼區別?

幺幺扶額,乖乖的跟着他們走了。

外面大雨早已停下,空氣中都是濕潤的雨氣混雜着青草的味道,令幺幺頭腦清醒了不少。

她眉頭微微蹙起,內心忐忑不安。

進入了華殿後,幺幺看見一位女子正坐在高台之上,背對着她。

聽到人來的動靜,緩緩轉過了身。

「參見皇后。」

幺幺跪在地上行了個禮,才來得及看清皇后的樣貌。

她是那麼的年輕,臉上即使鋪了重重的妝容,也是掩蓋不了骨子裡的稚嫩。

這皇后,年齡很小,但是周身散發的氣場與尊嚴,是掩蓋不住的。

皇后坐在鳳椅上,淡然一笑,笑容猶如牡丹綻放,明艷動人,她對着其他人吩咐,「下去吧。」

「是。」

眾人全部都下去,此刻房中,只剩下了她們二人。

「聽說這幾日,都是你在照料祈兒。」

幺幺咽了咽口水,「是,奴婢謹咐皇后娘娘所託,在冷宮中陪伴殿下。」

皇后嫣紅的唇緩緩勾起,倒了一杯茶水,「是嗎?」

「聽聞前幾日照顧的還不錯,祈兒身上的傷,也好的快了些。」

幺幺如臨大敵,重新附跪,「娘娘!那自是六皇子身體康健,若是娘娘覺得傷好的快,奴婢….奴婢可以再多多照顧一些。」

她自然聽出了皇后的意思,沒想到蕭祈之身上的傷好得快,這皇后就懷疑是她在從中關懷照顧。

幺幺說,「奴婢是您親自挑選的,只不過上次照顧的過於重了些,怕把人玩死,所以才多有照料。」

「獵物,養肥了才好吃,這不是您說過的嗎?」

幺幺語速極快,混合著原身殘留的記憶,一併說了出去。

心跳如雷貫耳,她不能讓皇后發現一絲破綻。

要不然,便是她還沒有攻略成蕭祈之,卻又丟了性命。

而蕭祈之,則會交給下一個惡魔。

與此同時,殿外的一個黑色的身影,閃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