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失聯後,我在荒野集結隊友 第9章_安故小說
◈ 第8章

第9章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溪玥明顯是吃驚了,忍不住笑道:「你們的裝備?五千塊錢?你這個玩笑可一點都不好笑。」

「怎麼了?」鄧宏斌還有點不服氣,反問道:「覺得少了啊?不少了吧,你們那些裝備都用好幾年了,很多東西都是殘次品了,我們要是不用,你就得賣給收破爛的,五千塊錢不少了、不少了。」

本來就看鄧宏斌不太順眼的蒼雲峰不高興了,看着鄧宏斌一本正經的說道:「裝備你用就用了,有損耗就有損耗,大家都是一個公司的人,我不和你計較這些,吃完飯你就把我們九隊的裝備還回到我們的倉庫,就這樣。」

鄧宏斌仗着這兩年他們隊給公司創造的業績最高,有點目中無人了,從椅子上起身,站起來居高臨下的俯視蒼雲峰大聲道:「不是……你什麼意思啊?你仗着自己是公司的老人就欺負我啊?才回來就要搶我們的裝備,故意刁難我唄!」

這話立即在餐廳內引起了騷動,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這邊,而鄧宏斌「新九隊」的人在這時候全都站起來,並且迅速圍了過來,給蒼雲峰和溪玥施壓,好像他們不給面子就要被群毆一樣。

周圍這些食客中有一些是公司的老成員了,尤其是熟悉蒼雲峰脾氣的那些人都暗自搖頭,等着看鄧宏斌的笑話,敢惹蒼雲峰,這等於是給老虎拔牙。

而那些入職不到兩年的人,最多就是聽說過蒼雲峰和溪玥的名字,根本不熟悉情況,還等着看蒼雲峰和溪玥服軟呢。畢竟在這些人的認知裏面,鄧宏斌的九隊才是給公司創造收益最高、最得股東和守財奴喜歡的隊伍。

守財奴見鄧宏斌的這些人都圍上來,立即呵斥道:「幹什麼玩意?湊什麼熱鬧?都吃飽了么?給我退回去坐下吃飯。」

然而這些人明顯是不聽守財奴的話,眼裡只有鄧宏斌。鄧宏斌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他很霸氣的抬起手,都不需要說什麼話,這些人就很順從的緩緩退下,但是眼睛卻始終瞟向這邊。

這明顯是個下馬威,嚇唬蒼雲峰和溪玥呢。

看到這一幕的溪玥沒有任何錶情,她知道蒼雲峰會出手的。

蒼雲峰左手端着碗,右手拿着筷子,自顧自的把碗里最後一口米飯扒拉到嘴裏,完全沒把剛剛那些人放在眼裡,咽下這口飯後,蒼雲峰右手的筷子對着鄧宏斌說道:「你要是覺得我在欺負你,那我就是在欺負你,你要是覺得我在刁難你,那我就是在刁難你,我給你兩個小時,兩個小時以後我在倉庫看不到我們的裝備,你就要小心了。」

守財奴知道蒼雲峰是什麼性格,蒼雲峰說這話已經是很客氣很客氣了,他急忙打圓場開口道:「雲峰不至於、不至於,宏斌就是用一下你們的裝備,不至於。」這邊安撫蒼雲峰,另一邊又看向鄧宏斌說道:「你幹什麼玩意呢?坐下,吃完東西快點把人家裝備還回去。」

「還不了,說什麼都還不了,才回到公司就逼着我還裝備,他想幹什麼?這不是明擺着不給我面子讓我難看么,這裝備還不了,我看他能把我怎麼樣……」

話還沒說完呢,蒼雲峰突然站了起來,左手的碗直接拍在鄧宏斌的臉上,右手抓着鄧宏斌的頭髮將他的頭砸在面前的餐桌上。鄧宏斌本能的挺起腰直起身,迎來的卻是蒼雲峰的一記右勾拳,拳頭打在鄧宏斌的左臉,導致他整個人重心不穩,趴到了一旁的餐桌上,把桌面的幾個餐盤全都撞到了地上。

鄧宏斌的人見狀,紛紛起身抄起身邊一切能拿來當武器的東西,準備圍毆蒼雲峰。

然而,蒼雲峰和溪玥根本沒把這二十幾個人放在眼裡,眼見衝突就要到了無法剋制的時候,一隊的陳磊突然從餐廳外走進來,大聲呵斥道:「都給我住手,我看誰敢動雲峰一下的。」

聽到陳磊的聲音後,一隊有幾個在餐廳吃飯的隊員,紛紛站了起來。

滿身油漬的鄧宏斌也從桌面爬起來,轉身看向蒼雲峰,都被打成這樣了,他還是不敢相信蒼雲峰竟然敢真的動手。

守財奴也受不了了,吼道:「都給我冷靜,不想乾的就給我趁早滾蛋,鄧宏斌你跟我回辦公室,其他人坐下吃飯,我看誰敢再動一下的。」

鄧宏斌原本以為只有蒼雲峰和溪玥兩人,真的打起來也不會吃虧,但是陳磊竟然站隊到蒼雲峰這邊,這讓他沒有了勝算,剛好守財奴給了他一個台階,他便牢牢的抓住,臨走的時候還用手指着蒼雲峰道:「這事我跟你沒完。」

放下狠話後,屁顛屁顛的跟在守財奴的身後離開了餐廳。

「新九隊」的其他人見隊長都跑了,這架肯定是打不起來了,紛紛坐下來重新吃東西,但是卻偷偷盯着蒼雲峰和溪玥。

陳磊大步走到蒼雲峰的面前,臉上帶着興奮的笑容道:「雲峰迴來啦。」

「磊哥……」蒼雲峰對陳磊一直都是挺尊重的,陳磊是荒野俱樂部一隊的隊長,年齡比蒼雲峰大一些,所以蒼雲峰一直這麼叫他,陳磊這個人性格很好,為人也很仗義,曾經蒼雲峰在荒野俱樂部的時候,陳磊沒少幫他,當然,蒼雲峰對陳磊也是掏心掏肺的,比對其他人好很多。

陳磊道:「昨天遇見大山他們了,得知你們九隊要回歸,我興奮了一晚上,什麼時候有空,咱喝點去。」

「這兩天我都在昆明,你什麼時候有空咱提前約。」

「那別說什麼時候有空了,就今晚吧,今晚喝點。」

「行。」兩人旁若無人的就這麼約起來了。

守財奴的辦公室內。

被打的鄧宏斌一臉不服氣,他拿着熱毛巾在給自己敷臉,滿眼失望的味道:「我就想不明白了,蒼雲峰他算什麼東西?你幹嘛處處護着他?你是覺得我不如他么?覺得我不能給公司創造那麼多的利潤么?」

守財奴苦口婆心的解釋道:「你就不該招惹蒼雲峰,乖乖的把裝備還給人家,人家都說你隨便用了,有損耗也不計較了,面子給足了,你還這麼不懂事,今天也就是在公司,他動手打了你,這要是在羌塘無人區,那後果絕對不只是你挨一巴掌這麼簡單了。」

鄧宏斌罵道:「憑什麼他蒼雲峰說回來就回來,這公司是他家的么?回來就找我要裝備,這明擺着給我下馬威呢。」

守財奴解釋道:「九隊里有個叫老唐的,他是公司的二股東,連我都是給這些股東打工的,你說他們九隊是不是想回來就回來?我攔得住么?」

鄧宏斌罵道:「你就是個慫貨,你說吧,現在怎麼辦?蒼雲峰打了我,這事不可能就這麼算了。」

「是啊……」守財奴道:「你快點把裝備給人家還回去,再好好道個歉。」

聽到這話的鄧宏斌驚呆了啊,起身質問道:「你在說什麼?還讓我還裝備道歉?」

守財奴有些無語,勸道:「這是這件事唯一的解決辦法,否則我也罩不住你。」

鄧宏斌怒道:「我不需要你照顧,這事我要用我自己的方式去解決。」

「隨便你,吃虧了別怪我沒提醒你,另外我還得告訴你你一下,你想怎麼鬧都是公司內部的事,你要是吃虧了去報警,搞出什麼負面消息有損公司形象,公司的損失都要由你承擔。」

「這話你留着對蒼雲峰說去吧。」說完,鄧宏斌轉身走向門外。

見鄧宏斌一臉不服氣的離開,守財奴只好撥通蒼雲峰的電話,求蒼雲峰看在同一個公司的份上,手下留情。

接到電話的蒼雲峰誤以為守財奴是在說中午的事情,認為鄧宏斌很快就能把裝備還回來,所以他表示不會計較,畢竟他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離開辦公室的鄧宏斌第一時間召集了「新九隊」的所有成員集合,並且在公司大群裏面@蒼雲峰:裝備已經準備好了,就在7號倉庫,有本事你就過來拿吧。

這明顯是**裸的威脅加挑釁。

鄧宏斌的目的很明確,他就是想找點面子回來,如果蒼雲峰不敢赴約,那麼他的面子就找回來了,如果蒼雲峰來赴約了,他就打算在7號倉庫內好好教訓一下蒼雲峰,把這個面子找回來。

在群里看到消息的蒼雲峰想都沒想就要赴約,被冷靜的溪玥攔了下來,她對蒼雲峰說道:「你別去了,這明顯是針對你,我倒是不擔心你去了會吃虧,我擔心的是節外生枝,畢竟我們當前最重要的事是拿裝備,早點折返回西寧和李璐匯合,現在王海下落不明,你就忍一忍吧。」

蒼雲峰深吸一口氣,略顯無奈的說道:「以大局為重,那你帶人去拿裝備吧,除了裝備我們還需要靠譜的車,之前那些車都處理了,現在又用的這麼著急,只能去借了。」

溪玥提醒道:「中午不是見到陳磊了嘛,實在不行先問問陳磊這邊有沒有閑着的車,如果可以我們先租來用一用,實在不行我們以客戶的名義請陳磊的一隊當我們的保障隊,陪我們一起去找王海。」

「行。」蒼雲峰起身道:「我現在就去找陳磊說說這件事。」

看到蒼雲峰已經不是曾經那個衝動、意氣用事的男人,溪玥是真的很高興,今天他能放下所謂的面子去辦正事,說明這幾年他成熟了不少,已經不在乎所謂的面子和別人的評價了。

這也從側面反應出來蒼雲峰的態度,他壓根就沒把鄧宏斌放在眼裡,鄧宏斌在他眼裡,是一個不足以引起他重視的存在。

當然,溪玥也沒把鄧宏斌放在眼裡,單獨一個人去了7號倉庫。

當看到溪玥一個人出現的時候,鄧宏斌突然就明白怎麼回事了,這是蒼雲峰沒把他放在眼裡,雖然心裏明白是這麼個意思,但還是要在嘴上占點便宜,帶着人走到溪玥面前,嘴裏叼着煙弔兒郎當的問道:「什麼意思?我叫蒼雲峰過來,你來算是怎麼回事?」

溪玥不想惹事,微笑說道:「我是九隊的隊長,我來拿我們隊的裝備,這很合理。」

鄧宏斌冷笑道:「是不是蒼雲峰他不敢來?才讓你一個女流過來,是這個意思吧?」

「嗯。」滿不在乎的說道:「你覺得是就是。」說完之後,溪玥把目光投向倉庫的正**,那裡堆着很多裝備,正是九隊曾經用過的裝備,確認裝備就是這一批之後,溪玥又看向鄧宏斌說道:「既然裝備在這,那我就叫人來拿走了。」

鄧宏斌霸氣的說道:「這些裝備你拿不走。」

「什麼意思?」溪玥臉上的笑容已經逐漸消失,他看着面前的鄧宏斌問道:「我拿不走是什麼意思?」

鄧宏斌用夾着香煙的右手指着溪玥道:「我說的讓蒼雲峰親自來拿,你來——不好使,這些裝備你拿不走。」

溪玥收起了笑容,問道:「如果我一定要拿呢。」

鄧宏斌更加過分的用手指着溪玥的鼻子道:「裝備就在那,你敢動一下試試……」

後面的話還沒說出口呢,溪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把抓住鄧宏斌的手腕,以擒拿格鬥的巧勁將鄧宏斌的手腕彎折向反人體結構的一個方向,鄧宏斌吃痛本能的腰身跟着向一旁扭曲逐漸失去重心,溪玥借勢抬起腿踢在鄧宏斌的小腿處。

這一腳下去,鄧宏斌徹底丟失了身體的重心,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站在鄧宏斌身後的副隊長過來的時候,鄧宏斌已經倒下了,他大喊道:「打她……」

倉庫內的人聽到這一聲,一起沖向了溪玥。

別看溪玥只是一個女孩子,畢竟是在部隊待過,又當過特警,四五個男子根本近不了身,短短兩三個回合就放倒了對面四個人。

「新九隊」的副隊長盧少華見自己人有些吃虧,轉身從裝備堆裏面扯出幾個「行李架網兜」,這東西是行李架上放貨物後,用這個做包裹罩着的,防止貨物在車輛行駛中掉落。這一刻,行李箱網兜成了他們抓捕溪玥的工具。

縱使溪玥再怎麼能打,面對二十來個拿着網兜圍毆的壯漢,終究是要吃虧的。

當溪玥被幾個人用網兜套住摔倒在地上的時候,鄧宏斌還上前對着溪玥的肚子補了一腳,痛的溪玥身體不由自主的蜷縮起來,即便是這樣,溪玥仍舊忍着一聲不吭。

鄧宏斌拿出手機拍視頻道:「蒼雲峰你個縮頭烏龜,自己不敢來要裝備,就讓個潑婦來撒潑,你快點給我滾過來,再不來我就把她吊起來等着你。」

這個視頻發在公司大群後,鄧宏斌還有些得意,覺得自己挺威風,殊不知,他這是在作死的邊緣瘋狂試探!

視頻發出時,蒼雲峰剛剛找到陳磊,正事還沒等說呢,大群裏面就出現了溪玥被行李網纏繞着倒在地上的視頻,看到視頻的不止蒼雲峰一個,還有剛剛回到公司不久的大山和小胖,以及九隊的秦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