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失聯後,我在荒野集結隊友 第10章_安故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當時小胖和大山兩人剛好回到公司,車還沒停穩呢,坐在副駕駛的小胖就看到了群里的視頻,大山一腳油門直奔7號倉庫,直接將車停在倉庫門口。

兩人下車的時候,看到遠處狂奔過來的秦霜,秦霜也是九隊成員之一,如果沒遇見小胖和大山,秦霜是打算一個人衝到倉庫裏面救人的。

這三人匯合的時候,遠處又跑過來兩個人,前面的正是蒼雲峰,被甩在身後的是陳磊。

五個人在7號倉庫門口偶遇,根本沒有太多的交流,蒼雲峰衝上前一腳踹開倉庫的門沖了進去,另外幾人隨後也跟着進來了。

鄧宏斌看到對方只來了五個人,其中還有一個是一隊的隊長陳磊,而他這邊有二十幾個人,根本沒把蒼雲峰放在眼裡,還叫囂道:「你給我道個歉,今天這事就算了,否則……」

蒼雲峰大吼道:「胖兒,關門。」

小胖轉身關門的時候,發現外面來了好多人,其中就有守財奴,守財奴一邊跑一邊大叫「住手」、「別衝動」這樣的話。然而小胖並沒有把他放在眼裡,關上倉庫門的時候還加了一把鎖。

這可把鄧宏斌高興壞了,他看出來蒼雲峰是要帶着這幾個人和他硬剛一下了,招呼自己人大喊道:「干他們……」

倉庫外,只聽見裏面傳來一聲聲慘叫,偶爾還能看到倉庫的門被重撞的顫抖幾下,最誇張的是一聲巨響後,倉庫的門出現了明顯的凸起,從凸起的輪廓來看,應該是某個人被摔在了倉庫的門上。

大概過了三分鐘左右,裏面已經傳來「救命」、「大哥我錯了」這樣的求饒聲。

守財奴拍打着倉庫的門大聲制止裏面的打鬥,但是根本沒有人搭理他,守財奴見狀沒辦法了,只能叫身邊的人過來幫忙把倉庫門撬開,這些人又開始慌忙的去旁邊的倉庫找可以撬門的工具。

找工具的人很給力,一分鐘不到就拿着撬門的工具回來了,但還沒等用呢,倉庫的大門打開了。

只見蒼雲峰走在最前面,左邊是溪玥陳磊,右邊是小胖、大山還有秦霜。在六人身後,地上橫七豎八的躺着一片人,沒有一個能站起來的,傷的輕一點的是在地上翻滾哀嚎,嚴重的直接昏死過去。

最慘的就是鄧宏斌了,他的雙手被綁了起來懸掛在倉庫的房樑上,左眼角、嘴角全都在淌血,上身還有點衣服,下身完全**着。

這已經是蒼雲峰手下留情了!站在倉庫門口守財奴感受到蒼雲峰身上散發出來的怒氣,他知道這個時候不能招惹這頭猛獸。

走出倉庫的蒼雲峰是真的生氣了,他徑直來到守財奴的面前,當著幾十人的面大聲宣佈道:「從現在開始,荒野俱樂部只有一個九隊,以後也只能有一個九隊。」

「是!是是!」守財奴不敢惹暴怒的蒼雲峰,只能點頭哈腰的附和道:「俱樂部內只有一個九隊,只有一個。」

蒼雲峰見守財奴答應的這麼痛快,便沒再說什麼為難他,大步走向遠處,堵在倉庫門口看熱鬧的人主動讓出一條很寬的路,看着蒼雲峰等人從面前通過,很多人都不由自主的羨慕,這就是傳說中的「荒野九隊」,今天終於見識到了九隊的團結與強大。

鄧宏斌幸虧沒把溪玥傷的太嚴重,也正是因為他們沒把溪玥傷的太嚴重,一個個才只是被毒打,如果溪玥受傷,這些人後半生都要在輪椅上度過了。

離開倉庫後,溪玥對蒼雲峰說道:「你去和磊哥聊正事吧,我們幾個去把裝備拿回來盤點一下。」

「好。」蒼雲峰看向陳磊說道:「磊哥剛剛找到你還沒說正事呢,就被群里的消息耽誤了。」

陳磊道:「不礙事,咱去我那繼續,茶剛泡好還沒喝呢。」

分別後,溪玥帶着人去盤點裝備,蒼雲峰和陳磊回到一隊的辦公室,辦公室都是曾經的教室改建的,每支隊伍都有一間屬於自己的辦公室。

落座之後,蒼雲峰先是很委婉的問了一隊最近有沒有什麼預約訂單,畢竟人家也是做這一行的,車輛很重要。

陳磊很仗義的說道:「雲峰你別客氣,有什麼事你就直說好了,這兩年大環境不好,出來旅遊的人也不多,以前我們隊有14個人,現在已經走了一半辭職做其他行業去了,我是沒辦法只能和蘇虹繼續守着這支隊伍,現在荒野的訂單根本不敢接,最多就是接一下常規自駕游的自建團,現在又是淡季,這種團都少。」

聽到這,蒼雲峰便沒什麼顧慮了,對陳磊說道:「磊哥是這樣的,我們九隊突然集結是因為王海出事了,她妻子朗卓拉姆前幾天發現死在了柴達木盆地腹地,是他殺。王海現在下落不明,目前調查到的情況應該是王海和朗卓拉姆接了個商業團,提供修車保障服務,但是這個團有問題,做的絕對不是普通探險、自駕。九隊集結是為了去尋找王海,但是我們兩年前把車都處理了,現在只剩下我那台老80能跑無人區,所以想找你租幾輛車先用着。」

「沒問題。」陳磊爽快的回答道:「租就不用了,你拿去用就行了,但是你有個心理準備,一隊沒有王海那樣的改裝師,車輛改裝都挺一般的,普通旅行團提供保障走國道、省道倒是沒問題,進入無人區可能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小毛病。」

蒼雲峰感激的說道:「有改裝好的車能用就已經幫了我們很大的忙了,小毛病哪個車都有,一邊走一邊修吧。」

「王海和朗卓拉姆不在了,那你們人手夠么?」

正說著呢,溪玥的電話打了過來。

蒼雲峰拿出電話道:「稍等,我接個電話。」滑動屏幕後,電話內傳來了溪玥的聲音,她氣急敗壞的說道:「我們的裝備全都廢了。」

「什麼意思?」蒼雲峰有點不理解,「『廢了』是什麼意思?」

「這群混蛋就沒想着把裝備還給我們,成捆的傘繩直接中間剪斷,帳篷被刀刺穿、撐桿掰斷、水桶砸個洞……就連小胖的飯勺子都給折斷了。」

蒼雲峰忍不住罵道:「艹他媽的!這群畜生,剛剛就應該把他們打殘……」

身邊的陳磊見狀,把手伸向蒼雲峰,從蒼雲峰的手裡拿過電話,對溪玥說道:「溪玥你別著急,你帶人來我的倉庫看一看,需要什麼裝備你直接抬走就行,雖然我們的裝備不如你們的好,但是應急用一下還是沒問題的。」

溪玥聽出來是陳磊的聲音了,感激的說道:「磊哥這怎麼好意思呢,你們也要接單出行的。」

「沒事,你拿去用,雲峰把事情都和我說了,生意可以以後再做,但是王海不能以後再找,你現在就帶人去我的倉庫,我打電話給蘇虹,讓蘇虹過去等你。」

蘇虹是陳磊的老婆,也是一隊的副隊長,溪玥知道找王海最重要,便沒再推辭,簡單的道謝後就帶人過去倉庫等着了。

蒼雲峰看向陳磊說道:「磊哥,要不這樣吧,我們出錢,你帶着一隊和裝備跟我們去找王海,就算你們接了我這單活。」

陳磊推辭道:「雲峰你別這樣,裝備你要用就用,車你想開就開,你千萬別覺得我們接不了單,就給我們錢。」

蒼雲峰認真的說道:「說實話,我的確想要幫手,你看我們九隊,王海和拉姆不在了,老唐和唐嫂年紀大了,趙小佳、依依這都是女孩子,曾經的隊友齊墨還犧牲了,隊伍裏面真正能幹活出大力的就我們五個男的,出門在外有時候的確忙不過來,需要人幫忙。」

聽到蒼雲峰這麼說,陳磊才意識到這都是事實,九隊的人原本就不多,甚至有一半都是女孩子,整支隊伍就靠蒼雲峰支撐着,曾經還有王海、齊墨,然而現在這人中一個離世一個失蹤,想起這兩個人,陳磊也是特別惋惜,他深吸一口氣說道:「那行,就按照你說的,咱們一起出發,我這邊算上我和蘇虹只有八個人,家裡要留下兩個做行政工作的女孩子,其餘五人我都帶着,出門之後就聽你指揮了。」

蒼雲峰笑道:「隊長是溪玥,我都聽她指揮。」

陳磊道:「你們兩口子,聽誰的不一樣呢?」

下午三點半,蒼雲峰迴到昔日的宿舍,現在宿舍是狗哥一個人在住,他有早起和睡午覺的習慣,每天的工作就是喂狗、訓狗,整個公司所有的搜救犬都是狗哥在餵養。除了喂狗,公司還有一隻金雕。

這隻金雕是蒼雲峰在梅里雪山北麓發現的,當時這隻金雕還是個幼鳥,差點死在「自然選擇」下,蒼雲峰救了金雕,並且將它養大,轉眼間,金雕已經成了空中霸主,張開雙翼有一米多長,狼、狐狸、甚至藏羚羊都是金雕的食物。

溪玥還給這隻金雕起了一個特別萌的名字——飛飛。

蒼雲峰迴到宿舍時,狗哥剛剛睡醒,見到蒼雲峰特別高興的問道:「你回來啦,昨天看到小胖了,聽說你們九隊要重組了?」

蒼雲峰嘆息道:「一言難盡啊,晚上有空么?我約了一隊的陳磊喝酒,一起過去喝點。」

「成。」狗哥爽快的說道:「我床底下還有你兩年前送我的茅台呢,我都不捨得喝,剛好你回來了,今晚咱就開了。」

對於狗哥,蒼雲峰從來不客氣,掏出煙遞給狗哥說道:「這次出發還得帶幾條搜救犬。」

「行,需要幾條你和我說就行了,我給你選。」

「飛飛呢?飛飛最近有沒有回來?」

狗哥努力回憶着說道:「偶爾會回來一次吧,不過很多時候飛飛回來咱也不知道啊,很有可能是晚上飛回來,天亮之前就飛走了。」

蒼雲峰道:「走,去狗舍看看。」

狗舍是在學校的西北角搭建的,一共有四個超大的「狗籠子」,說是狗籠子,但根本和「籠子」不搭邊,每個「籠子」都有籃球場那麼大,周圍是私密度高的鐵絲網,沒有頂。四個狗舍內養着三十多條狗。

在一號狗舍的西北角豎著一個五米高的水泥桿,在杆子的頂端是飛飛的窩,當初蒼雲峰親自給飛飛搭建的這個窩,水泥桿上預留了鋼筋,踩着鋼筋就能趴到窩邊。

來到狗舍後,蒼雲峰隨手在狗舍外面撿了一個易拉罐拿在手裡,順着水泥桿往上爬到頂,將易拉罐放在了飛飛的窩裏面,然後順着水泥桿又滑了下來。

狗哥問道:「暗號啊?它看得到么?」

蒼雲峰解釋道:「金雕視力好的超出你想像,幾百米的高空可以看見地上的兔子,他發現窩裏面有東西,肯定會飛回來的,並且老實的趴在窩裡等着我,我不出現,它不會飛走的。」

「之前你都是這麼聯繫飛飛的?」

「差不多吧,畢竟成年的金雕不可能圈養,它是屬於天空的。」

狗哥帶着蒼雲峰來到三號狗舍,狗舍裏面的兩隻德牧和一隻拉布拉多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對着蒼雲峰搖尾巴,狗哥指着它們三個說道:「這幾隻狗你肯定很熟悉了,從小跟小黑背一起玩到大的,狼性十足。」

「小黑背」是蒼雲峰收養的一隻狼,生活在羌塘無人區的狼,蒼雲峰受狼王囑託將小黑背養大,放回了羌塘,而小黑背也成了羌塘某個狼群的狼王。

再次看到這三條狗,蒼雲峰是倍感親切,隨便下了幾條命令,它們全都聽得懂,十分通人性。

兩個人正在狗舍閑逛呢,老唐、唐嫂還有趙小佳開着蒼雲峰的豐田老80從大理回來了。

之前這三人從格爾木提前飛回雲南,陪着朗卓拉姆的父親把她的骨灰帶回家,蒼雲峰的車停在大理機場,剛好被送完朗卓拉姆的三人開了回來。

得知老唐回來後,溪玥立即在九隊內部群里通知,所有人集合開會。

很快,九隊留在昆明的人全都聚集到了九隊的專屬「教室」內。

溪玥、蒼雲峰、老唐、唐嫂、大山、小胖、依依、秦霜、趙小佳、小丁都到了,身在西寧的李璐以視頻的方式參加了這次會議、

溪玥直接進入主題,開口道:「我們為什麼能再一次聚在這裡,大家都知道了,我就不多說了,直接說重點,我們九隊當前面臨的問題有很多,首先就是財務問題,就在半小時之前,錢經理找過我了。」

蒼雲峰立即問道:「守財奴找你幹什麼?是不是因為中午打架的事?他要求我們九隊賠醫藥費給那個鄧宏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