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秦時:老爹嬴政,賜婚少司命 秦時:老爹嬴政,賜婚少司命第08章 天羅地網,無孔不入在線免費閱讀_安故小說
◈ 秦時:老爹嬴政,賜婚少司命第07章 衛庄:「你很強嘛!」扶澈:「你也不賴!」在線免費閱讀

秦時:老爹嬴政,賜婚少司命第08章 天羅地網,無孔不入在線免費閱讀

坐在王座上的衛庄,抬起眉眼,看了一眼李斯。

衛庄的聲音,低沉有力,帶着一股森然的寒意。

「否則,你也不會活着見到我。」

扶澈此時也在看着這位流沙首領,鬼谷縱橫之中的連橫,天底下劍道一途的最強者之一。

蓋聶的師弟。

鬼谷傳人,衛庄。

這個人很強。

即便只是坐在十丈之外,依舊給人一種極強的壓迫感。

李斯,大秦的相國,兼并六國之中居功至偉的一代人傑。

卻被衛庄絲毫不看在眼裡。

仿若隨時能夠生殺予奪的羔羊。

不得不說,衛庄有這樣說的資格。

李斯尚且沒有說什麼。

有人卻是坐不住了。

蘇炯上前一步,拔出戰劍指向衛庄:」站在你面前的是大秦的相國大人,請放尊重一些!」

這一聲聲音洪亮,所有人都能聽得清楚。

這一刻四周安靜極了。

李斯閉上雙眼。

「哼!」

一聲冷哼。

下一秒,一道狂暴無比的劍氣便以極快的速度跨越十丈的距離,向蘇炯斬來。

這一瞬間時間彷彿靜止。

「砰!」

一聲悶響。

在衛庄略帶驚訝的眼神之中。

扶澈鬼魅一般的身影瞬間出現在蘇炯的身前,手中連鞘戰劍擋住了衛庄的這一道劍氣。

「下去!」

扶澈面無表情,冷聲說道。

「咕嚕……」

蘇炯吞咽了一口口水。

剛剛他距離死亡僅僅只有一步之遙。

要不是扶澈快速出手,現在他很可能已經身首異處了。

「多……多謝公子。」

蘇炯緊張道。

即便是在戰場上身邊經百戰的千騎長,此時此刻也是心有餘悸。

在這個世界上是沒有人不怕死的。

說完,蘇炯退到後方。

扶澈與衛庄對視,這一刻似乎都從對方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什麼。

「哼……」

一聲冷哼,衛庄道:「看來今日,不會那麼無聊。」

出鞘的鯊齒指向扶澈:「你剛才的一招,讓我想起一個人。」

扶澈手中戰劍緩緩出鞘,指向衛庄:「久聞衛庄先生赫赫威名,在下不才今日想領教一番。」

「哦?」

衛庄冷笑:「怎麼,蓋聶還沒讓你領教夠嗎?」

「蓋聶先生是蓋聶先生,衛庄先生是衛庄先生,能與天下一等一的頂尖高手討教一番,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美事。」

扶澈緩緩說道:「是在下的劍不配嗎?」

「蓋聶……還真的是一個讓人難忘的名字。」

衛庄對扶澈問道:「你是蓋聶的學生?」

「不敢當,只是幾年前被蓋聶先生教導過幾天,學了一招半式。」

扶澈淡淡的回應道。

「原來如此……」

衛庄眼神微寒:「那就讓我看看,你的斤兩如何。」

話音剛落。

衛庄身形如電,便向扶澈殺來,速度極快,比之剛才那道劍氣還要快。

這一瞬間,扶澈同樣身法快如閃電。

不閃不避,直接迎了上去。

「嘭!」

兩把劍瞬間對撞在一起。

以衛庄和扶澈為中心,一道強勁的衝擊波向周圍擴散。

一瞬間周圍飛沙走石。

其餘人紛紛後退。

赤練的眼神之中滿是驚訝,連帶着樹林之內,其他的流沙成員也是驚駭萬分。

衛庄是何人?

在江湖之上凶名赫赫。

十幾年來不知道多少江湖成名高手,死於衛庄的劍下。

即便是當年陰陽家五大長老聯手圍剿都沒有殺死的,墨家上代巨子,六指黑俠都死在了衛庄的劍下。

可眼前,這位一身白色戎裝的秦國公子,竟然從正面硬接鯊齒。

甚至於看上去絲毫不落下風。

一瞬間的對撞。

二人此時一同變招。

衛庄成名已久,而扶澈也師從高人。

即便扶澈不認為自己天下無敵,可相比於衛庄也是絲毫不差。

此時此刻二人見招拆招,招式之間動作極快,雙方都是大開大合,攻防轉換剛柔並濟,以二人為中心,狂暴的勁風撕碎了周圍的一切,就連腳下厚重的青磚,也在二人內力的衝擊之下寸寸碎裂。

連續交手數十招,二人誰都沒有落於下風。

「你很強嘛!」

此時此刻衛庄對近在咫尺的扶澈說道。

「你也不賴嘛!」

扶澈回應道。

二人手中劍再一次對撞在一起,隨後二人近乎同時大喝一聲。

內勁爆發。

雙方瞬間拉開距離。

八服重新回到劍鞘當中。

衛庄和扶澈對視。

雖然交手數十招,可都能感覺到雙方尚且還有餘力。

但也都確定,想要分出勝負絕非短時間之內能做到的事。

「**……」

掌聲響起。

李斯緩步走上前來:「公子和衛庄先生的劍法,都是天下頂尖的存在,只是相比於蓋聶……」

李斯想了一下隨後說道:「看上去好像還是略遜一籌。」

扶澈看着李斯,沒說話。

李斯這種人,向來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

他的話聽聽就是了。

「你直說,從咸陽到新鄭,奔波上千里,來這裡找我是為了什麼事?」

衛庄已經有些失去耐心。

李斯淡然道:「是為了一個人。」

「為了一個人?」

衛庄瞭然:「為了蓋聶?看來那個傳言是真的。」

「看來衛庄先生已經知道了。」

李斯說道:「不錯就是為了蓋聶。」

「呵……」

衛庄冷笑一聲:「聽聞蓋聶帶着一個小孩叛逃秦國,你們想讓我來對付蓋聶?」

「是的。」

李斯也不藏着掖着:「素聞鬼谷派的規矩,兩名弟子只有一人能繼承鬼谷絕學,所以只要衛庄先生能答應幫助帝國,那麼事成之後蓋聶是你的,而我們則要那個孩子。」

「一個孩子?竟然勞煩相國大人不遠千里,還真的是有意思。」

衛庄的眼神意味深長。

「那個孩子很重要嗎?」

李斯沒有回答。

而對於李斯的請求,衛庄也沒有明確拒絕。

「我只想要衛庄先生的答覆。」

李斯最後說道。

「可以。」

衛庄說道:「但我只做這一件事,而且我要你們的支持,給我所需要的一切。」

「你想要什麼?」

這一次開口的是扶澈。

「我還沒想好,等我想好了會告訴你們的。」

衛庄轉過身掃了一眼扶澈等人:「你們可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