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秦時:老爹嬴政,賜婚少司命 第9章_安故小說
◈ 第8章

第9章

暮色降臨。

新鄭的繁華出乎了扶澈的預料。

馬車在新鄭的街道上穿行,經過五六年的時間,這座原本韓國的都城,如今已經重新恢復生機。

作為曾經韓人的故都,為了鎮壓韓人可能的叛亂,維持有效的統治。

帝國在原本六國的都城都部署了相當的兵力。

新鄭也不例外。

八千帝國精銳駐紮於此,平日訓練以及維持地方治安。

必要時圍剿一切可能的反叛勢力。

甚至於在朝廷需要時,也會抽調兵力,出征作戰。

李斯此時已經連夜返回咸陽。

衛庄答應為帝國效力,但是這其中很多關節還需要打通。

這就需要李斯快點返回咸陽,來和嬴政彙報了。

扶澈不關心這件事。

現在所有事情的進行,整體上按部就班。

並沒有出乎扶澈所知道的程度。

而扶澈真正想要搞清楚的卻是,在正劇所展現的劇情之外,到底還發生了什麼。

扶澈記得很清楚。

在鏡湖醫庄,蓋聶曾經殺死過一名刺客,而那個人並非是衛庄的人,從當時的鏡頭上看,很顯然是羅網的人。

並且在殺死那名刺客不久,流沙也就找到了鏡湖醫庄。

雖然在正劇當中,羅網的正式登場,已經是在墨家機關城覆滅,故事劇情進入到第三部中後期的時候。

但是從後來的《新秦時明月》所展現出來的內容來看,羅網實際上已經參與到了前期的一系列事件當中。

「天羅地網,無孔不入……」

扶澈坐在馬車當中,口中緩緩說出這句話。

羅網一個存在的時間比整個秦國還要悠久的存在。

雖然以前在百科上看,羅網是以前大秦相邦呂不韋一手創立的,但是現在來看。

呂不韋在大秦為相不過十二載,此前不過是一名商賈。

而羅網的存在,遍布整個七國,甚至於影響到了周邊的蠻夷。

這樣龐大的組織,顯然不是一個人能在短短數年的時間當中,就能建立起來的。

這背後一定還有更深層次的網絡。

「頭疼。」

扶澈揉了揉腦袋。

作為一個喜歡簡單直接的人來說,想這些錯綜複雜的事情,實在是有些難為人。

如果可以。

扶澈現在真的很想,直接起蘭台大營十萬勁卒,把任何想要危及帝國安危妄圖對扶蘇不利的人直接除掉。

但是扶澈不能。

政治這個東西往往最讓人無奈。

扶澈此前最想的事情,便是在未來的數年之內,掃清一切帝國的危機,力保兄長扶蘇上位。

只有他能讓大秦帝國順利的傳承下去。

扶澈自認為承擔不起這樣的使命。

更何況,如果扶澈改變不了這樣的局面,等以後還是胡亥矯詔繼位的話,扶蘇得死,他贏扶澈一樣跑不了。

他能做的,就是把試圖阻擋扶蘇的人,一個個都砍了。

為了扶蘇更是為了自己。

當然現在還多了一條,為了媳婦。

即便他那位大哥,還不知道他正在做的事情。

入住新鄭的一家驛館。

往來官員大多都居住在這裡。

雖然現在新鄭的韓國宮殿依舊還在,卻已經成為郡府。

扶澈不打算和這些地方官員有太多的接觸。

索性直接住進了驛館。

分出百餘騎兵護衛李斯返回咸陽。

剩下的一百多人隨行在扶澈身邊。

此時扶澈的房間之中,一名軍士將晚餐端上桌,便直接退了出去。

驛館的廚子手藝不錯。

簡單的食材,卻是做的色香味俱全。

油燈略顯昏暗。

劍柄上的鈴鐺,發出悅耳的聲音。

離開咸陽已經有好幾天,時至現在扶澈依舊有一種如夢似幻的感覺。

少司命竟然成了自己的未婚妻?

原本只存在於腦海當中的女神,或許在不久的將來就要和自己同枕而綿……光是想一想都覺得刺激。

雞肉入口。

扶澈確實是有些餓了。

吃的不算快,卻也不慢。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窗外的殘陽已經完全消失,夜幕正式降臨。

身後一陣微風吹過。

扶澈放下了碗筷。

「來了。」

扶澈說道。

「公子。」

身後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

燭火所照耀不到的黑暗中,似乎站着一個人。

「說說吧。」

扶澈淡聲的問道:「衛庄有動靜了嗎?」

「可以肯定流沙目前正在集結,但是時間太短,還不清楚具體有哪些人。」

黑暗中的人說道。

「流沙……」

扶澈說道:「你不用管流沙了,我有另外一個重要的任務交給你。」

「公子請吩咐。」

對方說道。

扶澈的嘴角露出幾分冷笑,隨後低沉的對身後的人說了一點什麼。

片刻之後。

「公子……這是不是太冒險了?」

那人很是驚訝,扶澈竟然做出了這樣的決定。

「冒險嗎?」

扶澈微微一笑:「羅網的手太長了,既然要做賊,就要做好被斬斷雙手的覺悟不是嗎?」

「可是這樣的話,趙高很容易就會懷疑到公子的身上。」

那人還是有些擔憂:「如今趙高深受皇帝陛下信任,要是陛下聽信讒言的話,恐怕對公子不利啊。」

「呵!」

扶澈冷笑一聲:」那是我爹,不是趙高的爹,奴才就是奴才,想要反噬主子是要付出代價的。「

「去辦吧。」

扶澈沒有給身後的人繼續說話的機會。

「喏!」

身後的人似乎想起了什麼:「公子,我們的人在殘月谷實際考察了戰場,我們斷定蓋聶此時很可能已經身受重傷。」

扶澈一點都不意外這個消息。

「還有嗎?」

扶澈問道。

「我們還在函谷關西北方向大約一百里的地方,發現二十三名羅網刺客的屍體,從傷口上看是被淵虹所殺,是蓋聶動的手。」

那人說道:「我很懷疑,羅網現在很可能掌握了蓋聶的蹤跡。」

扶澈站起身,轉頭南翔那人:「正因為如此,你才更應該按照我說的去辦,那孩子絕對不能落入羅網的手裡。」

「屬下明白。」

那人說道。

扶澈的面上浮現出一股寒意。

「注意,交代你的事,要乾淨利落,所有人格殺勿論。」

「喏!」

那人走後。

扶澈嘆了一口氣。

這時一個人命如草芥的時代,即便王公貴胄,一步踏錯,也是萬劫不復。

歷史中扶蘇如此,李斯如此,趙高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