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秦時:老爹嬴政,賜婚少司命 第1章_安故小說
◈ 秦時:老爹嬴政,賜婚少司命第10章 趙高:「無故玉碎,恐非吉兆」在線免費閱讀

第1章

扶澈的要求顯得有點突兀。

少司命看着扶澈,幾個呼吸之後,她點了一下頭。

「謝謝。」

扶澈微微一笑。

隨後微微側身,伸出手,輕輕的抱了少司命一下。

很快迅速放開。

少司命的身體有些僵硬,甚至於在扶澈觸碰她身體的時候還有些顫抖。

雖然只是輕輕一抱,甚至都沒有用力。

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

這姑娘發育的極好,標準的……童顏巨……**……

扶澈承認,自己很喜歡,真的很喜歡。

不過終究不是什麼色魔,也不是見到美女就走不動道的人形種豬。

對於少司命,扶澈是尊重的,是愛惜的。

至於對於秦時明月世界當中其他的那些美女角色。

心動嗎?

不知道。

但是扶澈明白,他有着一種精神潔癖。

既然少司命現在已經在名義上是自己的人。

那麼就不會再有第二個。

「除了你不會有第二個。」

扶澈淡淡的說道。

少司命看向蘇澈,似乎有點不明白他在說什麼。

「既然父皇賜婚,我們成婚之後,你就是我的正妻。」

扶澈撥弄着少司命隨風飄舞的長髮:「我這個人有個毛病,有一個女人就夠了。」

少司命只是看着扶澈。

倒是沒有說什麼。

沒有情緒波動,就好像沒有聽到扶澈的話一樣。

在這個時代,有權有勢的男人三妻四妾不會有什麼問題。

就比如他那位大哥扶蘇。

作為嬴政長子,現在其實已經年近三十。

府中正妻一,側室四。

扶蘇長子子嬰,也就是正史當中幹掉趙高的那位末代秦王,沒比扶澈小兩歲。

除此之外,還有庶子庶女好幾個。

扶澈都不願意去扶蘇府上,畢竟每次光帶禮物都是一件讓人很頭疼的事情。

只有少司命一個。

是扶澈對這個女人的承諾。

女人還是女孩?

至少前世在百科當中,扶澈並不知道少司命的具體年紀。

但是看上去應該和自己差不多,應該更大一點。

二人相伴而坐。

時間在一點一點的過去。

月上中天。

扶澈看向身邊,少司命已經不見了身影。

什麼時候走的?

以扶澈的武功,這天底下沒有任何人能在他的身邊無聲無息的消失。

少司命同樣如此。

不光扶澈的身上有枷鎖。

少司命的身上也有。

她的真實身份到底是誰?

和道家有什麼關係?

究竟是不是那個叫做小靈的人失蹤已久的妹妹?

而最讓扶澈擔心的卻是另外一件事。

作為一個標準的秦迷,扶澈在前世曾經非常系統性的研究過秦時明月的世界觀,和人物故事。

在少司命的手中曾經殺死過兩個非常特殊的人。

一對雙胞胎,身份則是陰陽家前任少司命。(官方同人漫畫——秦時明月之雙生羅蓮)

沒錯,少司命是一個職務的名稱,並非是一個人的名字。

就如同羅網天字一等殺手都以劍為名一樣。

而現任少司命必須殺死前任才能真正的,接管這個職位。

前代那兩個人死不死,扶澈不在意。

這個時代最不值錢的就是人命。

他所在意的還是剛才真真切切出現在他身邊的這個女人。

當陰陽家有朝一日有新的替代品的時候。

她會不會也如同前代少司命黑白二人一般,被繼任者殺死呢?

墨家、農家、陰陽家、羅網……

這些在扶澈的眼中全部都是未來足矣威脅帝國的禍端。

別看現在陰陽家和帝國是盟友,甚至被自家老爹給逼着進行聯姻。

但是有一種說法。

始皇帝焚書坑儒之中的坑儒,所坑殺的並非是天下儒生,而是那些給始皇帝煉製長生不死葯的術士。

而如今,帝國耗費龐大的人力物力,給陰陽家所建造的蜃樓,本身的目的便是去尋找亦或者煉製不死仙丹。

可誰都知道,人終有壽數。

不死是不存在的。

那麼當自家老爹知道這一切都是騙局的時候,會怎樣去做呢?

總之這個世道混混沌沌,前路不清。

扶澈所能做的,也僅僅只是儘可能的抓住自己手中的**,以待未來風雲突變的時候,能有足夠的**。

為此十萬勁卒,僅僅只是其中一環。

……

昏暗的木屋之內,只點亮了幾盞油燈。

六劍奴分別立於木屋之內不同的位置上。

趙高坐在一把木椅上,手中把玩着一塊玉佩。

他的眼神迷離,深紅的嘴唇抹起一抹若有若無,讓人不寒而慄的微笑。

沒有人知道這位羅網主人在想什麼。

就算隨時跟在他身邊的六劍奴也不知道。

當然這很正常。

六劍奴以六把名劍為名,是羅網最危險的刺客,而他們終究不過是趙高手中的劍,一把劍怎麼能明白劍主人的所思所想呢?

月上中天,外面颳起大風。

讓這大山之中更多了幾分詭異蕭瑟。

「噠噠噠……」

一陣鞋跟踩踏在地面上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而很快木屋的大門被推開,一個高挑的身影,在月光之下出現在趙高的面前。

趙高看向門外站着的人。

那個人緩步走進木屋之內。

六劍奴迅速反應,六位一體,六把越王寶劍,眨眼之間便要斬殺來人。

「慢!」

趙高輕聲說道。

殺戮在這一瞬間戛然而止。

每一把劍距離那個人都僅僅只是差了一點點。

「退下。」

趙高淡聲道。

六劍奴迅速收劍,退回了自己原本的位置。

趙高看着那個人,那個人也在看着趙高。

「我很意外,你竟然能踏進這道門,還這麼從容,你不怕嗎?」

趙高看着面前的人說道。

那是一個身材高挑的女人,魚鱗緊身衣,長筒漁網襪,腳踩恨天高,臉上還帶着銀色的面具。

給人的感覺就像蜘蛛當中的黑寡婦。

美艷卻也致命。

「意外,或者說超出預期?」

來者緩緩說道:「我想要證明,我比田猛更有資格踏入這道門。」

「呵呵……」

趙高笑了:「很好,那麼就向我證明一下你的忠誠。」

「忠誠……在羅網很重要嗎?」

來者問道。

「當然。」

趙高緩緩答道:「起碼你要證明,你已經無法回頭。」

手中把玩着玉佩,看着面前的人。

忽然,趙高眉頭一皺。

在那一瞬間,整個木屋之內的氣息瞬間降至冰點。

僅僅只是一瞬間。

而此時趙高手中原本溫潤的玉佩,卻已經滿是裂紋。

趙高眼神微眯。

剛剛的一瞬間,他有着強烈的心悸。

「無故玉碎……恐非吉兆。」

趙高緩緩的說道:「似乎……出什麼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