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清穿:撫養雍正後她成了後宮贏家 清穿:撫養雍正後她成了後宮贏家第010章 實在糊塗在線免費閱讀_安故小說
◈ 清穿:撫養雍正後她成了後宮贏家第009章 答應衛氏在線免費閱讀

清穿:撫養雍正後她成了後宮贏家第010章 實在糊塗在線免費閱讀

近來宮中最紅的除了當寵的宜嬪與德嬪,便是新懷孕的答應衛氏。

衛氏貌美,初見聖顏便封答應,雖只是答應,卻一個月連着承寵數日,誰人不嫉妒?不久便有孕在身。

要說這位衛氏,平時為人十分柔順乖巧,但遇上個人,總要惹出些事來,另後宮諸人都注意到她,這就不得不說上一說了。

得寵又是非不斷,先是招了佟佳貴妃的忌,但佟佳貴妃不好出面針對,還得和顏悅色,其他位分低些的就難免擠兌一些了。

在宮裡有一張漂亮的臉,本就容易生事端,倘若生了別的心思,那更令人忌憚。

衛氏其人便註定會惹是生非。

偏巧茉雅奇今日難得出來晒晒太陽,透透氣,沒曾想就遇見了這幾日聽了數次的衛氏。

她知道衛氏,是從書本上知道的,並不準確,但她的兒子卻很出名,與後來的雍正斗的你死我活。

衛氏十六七歲,有着一張瓜子臉,眉目如畫,皮膚比一般人更加白皙,膚如凝脂,身姿纖細,更顯柔弱,遠遠走來,就一下子吸引了茉雅奇的目光。

因懷了孕,稍微顯懷,卻並不顯眼,只讓人注意到了那張臉。

茉雅奇不打算惹上這位近來宮裡的紅人,她已經聽過無數次這位衛氏的事迹,除了得寵,就是經常與某位小主不期而遇,然後總有人倒霉。

無論是因為有人嫉妒衛氏得寵,故意找茬,還是無妄之災,她都不打算理會,只想遠離這樣一個明顯不能沾上的是非。

她彷彿突然很熱似的,拿扇子擋住頭頂已經不是特別熱的太陽,眼看要暈過去的樣子。

喜荷趕緊兩手扶住她,滿臉焦急,「主子,您怎麼了?」

那邊的衛氏忽然頓住了,遲疑了下,彷彿要走過來關心一下,茉雅奇悄悄動了動手指,碰到了喜荷的手。

喜荷怔了下,見主子眼皮微動,迅速會意,忙吩咐後面的人,「還不過來扶着主子回去?」

另一個小宮女忙走了過來。

二人扶着茉雅奇,沒有肩輿,只好一路攙扶着扭頭往回走。

衛氏沒能過來,但茉雅奇回去的路上又碰到了郭貴人,因為茉雅奇「暈」着,沒能說上些什麼。

郭貴人瞧見了衛氏,眉頭一挑,就走了過去。

後面發生了什麼,茉雅奇不關心,但她回到屋裡,剛喝了幾口茶,就聽到了個消息,郭貴人不小心摔倒了,還崴到了腳,聽說蠻嚴重的,還請了太醫。

郭貴人是宜嬪的姐姐。

這……茉雅奇不知說什麼好了,她記得當時郭貴人和衛氏打了個照面,倒不曾聽說郭貴人與衛氏有什麼衝突。

郭貴人再不滿衛氏,也不會公然與懷孕的衛氏有肢體上的接觸,眼下摔着的又是郭貴人,這一摔是真是假有待商榷。

但想來郭貴人沒那麼蠢,用這種法子陷害一個懷孕的答應吧?那不是自找麻煩嗎?

茉雅奇不禁吁了口氣,幸好她及時「暈倒」,沒與這二人多接觸,否則免不了要摻和進去,沾上是非。

郭貴人無緣無故摔着了,宜嬪當然不會罷休,隔日清晨就去了延禧宮,見了惠嬪。

兩個嬪見面,當然是客客氣氣的,宜嬪不好對惠嬪無理,但話里仍舊有些不滿,「惠嬪姐姐,妹妹一向敬重你的為人,但這次的事,妹妹可要好好說道了。郭貴人的為人如何,你是清楚的,從來不是惹是生非的。這次的事或許是意外,但誰會好好的摔倒了?當時只有衛氏在,妹妹實在不知該作何解釋。往常這種事發生了無數次,都與衛氏有關,姐姐心裏該有個數,別的我不多說,還望姐姐多勸勸衛氏,這懷了身子,就該安安分分的,總是這般,姐姐也為難不是?妹妹是真心為姐姐着想,絕非遷怒的意思。」

惠嬪臉色很不好,卻不好反駁什麼,見宜嬪優哉游哉端起茶喝着,那模樣,瞧着不是來興師問罪的,但話里話外無不是指責她管教不力。

她也惱衛氏,但宜嬪這般上門問責,也令她心情不佳,心道,這宜嬪自打受寵以來,就頗為傲氣,常常嘴上不饒人,表面說的話好聽,卻句句戳人刀子。

惠嬪恢復了些臉色,笑道:「妹妹這話說的,這事究竟如何,你我尚不清楚,何必如此大的火氣?再說,眼下衛氏得寵,又有孕在身,她若有了意外,我們誰都擔待不起,我豈敢指責她?別人不與她爭執就阿彌陀佛了。我奉勸妹妹幾句,氣大傷身,終究沒什麼大事,就不必為這些事不痛快了。」

這話隱隱在說是郭貴人招惹的衛氏,只是不小心摔倒了,故而遷怒於衛氏,末了還拿衛氏腹中的龍胎壓制宜嬪的氣性。

宜嬪氣得哆嗦,又不好反駁,她壓下火氣,笑吟吟道:「惠嬪姐姐是最大方不過的,能容得下衛氏這般行事,妹妹我自愧弗如,不過,當心反被蛇咬。知人知面不知心,姐姐這般待衛氏,衛氏真能體諒姐姐的心嗎?德嬪妹妹當初何嘗不是深得貴妃娘娘的信任?」

她提到了當初的德嬪,二人心知肚明,惠嬪卻道:「就不勞妹妹費心了。」

宜嬪忍氣吞聲,起身告辭。

不一會兒,惠嬪沉了臉,重重擱下了茶盞,「這個宜嬪,當真囂張。」雖然對方的話有些說到了她的心坎上,但她自問拿捏得了衛氏,衛氏鬧不出來什麼。

她更討厭宜嬪那副明明笑着,卻甚是趾高氣昂的模樣。

德嬪再是得寵,好歹為人謙遜,行事低調,宜嬪卻是一朝得寵,就氣焰囂張,除了對貴妃敬着些,對其他人都滿不在乎。

甚至對佟佳貴妃,也只是表面上敬着些。

連德嬪都壓不住宜嬪的氣焰,佟佳貴妃故作賢惠,從不理會這些,自己更沒奈何。

倘若佟佳貴妃更加善妒一些,給宜嬪一些顏色瞧瞧,她還能暢快些。

最後,她只能咽下這口氣,卻在心裏埋怨衛氏盡給她添麻煩,讓人告訴衛氏,好好在屋裡安胎,近日就不要再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