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你們不要再惹事了 你們不要再惹事了第10章 是不是有點不太低調在線免費閱讀_安故小說
◈ 你們不要再惹事了第9章 贏麻了在線免費閱讀

你們不要再惹事了第10章 是不是有點不太低調在線免費閱讀

「既然道友決意要在此建立宗門,在下也不再多說什麼,提前祝道友運道昌隆」

經過了一番交流後李福將紙張卷好交給了趙天齊。

趙天齊看着望向一眾玩家欲言又止的李福,打趣說到:

「道友有話直說便是,何故作此小女子姿態?」

李福想了想,長出了一口氣,說到:

「那就先請道友恕我失禮了」

「吾在陣道方面頗有涉獵,在此地任職也是圖個清靜,今日得見令徒天資,實屬讚歎,倘若日後道友的弟子們在陣法一道有些許興趣,在下願將淺薄之見盡數傳授,還望道友莫要嫌棄」

趙天齊看了一臉真切的李福,將一眾玩家叫過來,說到:

「愣着幹嘛,還不多謝李前輩」

等一眾玩家們行完禮之後,趙齊天衝著李福擺了擺手:

「道友,我就先走了,日後再來叨饒你」

說完就帶着在那禮小聲討論的玩家們走出了宗門辦事處。

看着離去的一行人,李福的身影瞬間出現在了測靈陣的陣盤旁邊,他將陣盤拿在手中,眼中有些失神,喃喃自語道:

「這陣盤倒是有些簡陋了,五個天品資質,亦或是,天品之上?」

李福在陣盤中輸入了一道真氣,看着發光的陣紋,嘆了口氣:

「那最後一人至少是中等的陣道親和啊,真是個好苗子啊,看那位道友的樣子應該不是醉心於陣道之人,可莫要糟蹋了啊」

「我貿然提出要教授別人的弟子,已是從一定程度上質疑對方的授徒能力,也不知那位道友是個什麼性子,只盼能結下個善緣吧」

已經離去的一行人自然不知道在那裡長於短嘆的糾結的李福,他們跟在趙天齊的後面還在不停的討論着剛剛的「劇情動畫」

馬保國摟着程序的肩膀,一臉好奇的問道:

「老程,你是不是進遊戲時充錢了,那咋一到你那兒就不一樣了呢,那光都比我們的亮」

程序自然也是什麼都不知道一臉懵逼,他攤攤手,說到:

「我也不知道啊,我這也是剛玩啊,是不是設定就是這樣啊,都是策劃設定好的劇情」

除了默不作聲地楚雲,幾人都開始加入了討論,最後四人討論的結果是他們都覺得這肯定是一段固定好的劇情動畫,不管是誰在最後面測試都會出現這種場景,那個李前輩也是個走過場的NPC。

在前面邊走邊聽着後面幾個玩家一本正經的推理的趙天齊面色很是古怪。

他想了一下,還是決定做一個負責任的宗主,於是他假裝咳嗽了一下,緩緩開口,聲音清朗到:

「我知你們都是異世界來的正義之士,但是來到這裡你們的身份是我的弟子,所以我身為你們的宗主還是得提點你們幾句,在我身邊你們隨意討論什麼我都不會過問,但是在他人身邊,尤其是那些不知道根底的人面前,還是需要謹言慎行的好」

看到一眾玩家神色各異,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趙天齊指着程序又說了一句:

「至於你剛剛的情況,是因為這世上每個人都有一些關於不同領域的天賦,我看那個道友的神色你應該就是在陣道方面天賦還不錯,與測試順序無關,其他人也算沾了你的光,以後想學陣法可以去找那個李道友」

說完,趙天齊就不再理會他們,繼續向著之前選中的地址前進。

一眾玩家有默契的放慢了腳步,落後了趙天齊一段距離,互相看了一眼。

程序一臉讚歎地說道:「我去!好特么高的AI,就這段對話,肯定不是提前設定好的」

「呀!老哥,這個NPC的聲音我好喜歡,他之前話那麼少我都沒發現」

錢安安拽着錢平平的手有點激動。

至於楚雲和錢平平則是面容平靜,錢平平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片刻後,他開口道:

「我剛剛就有一個疑問,你們說這個遊戲目前為止是不是只有咱們五個,還是說還有其他人,我們沒碰到」

「我覺得只有我們五個」楚雲直接答道。

一旁的程序也點點頭,煞有其事的分析到:

「我也覺得楚大神說得對,以這個遊戲的場景和建模,還有剛剛那個宗主NPC對我們說的話,這個遊戲的服務器的算力高到了一個我無法想像的地步,至於為什麼只有我們五個,我猜想因為這個服務器現在可能支撐不了那麼多人,而且策劃覺得五個人不僅需要的荷載小,還可以順便測試一下bug」

錢平平正要說話,錢安安就插了一嘴:「哎呀,糾結這個幹什麼,到時候在網上問問不就行了,這個質量的遊戲,網上肯定會有消息的」

「好,這個確實無關緊要,那還有重要一個問題,剛剛那個NPC說的話是什麼意思?」錢平平又問道。

楚雲看了看遠處的趙天齊和老黑,斟酌了一下語言:

「我說一下我的看法,首先,我們開始進入遊戲的的時候,第一個任務介紹不知道你們還記不記得,上面有一段描述是說宗主是同為異界勇者的領袖,只不過他來到了這個世界,也就是說,這個遊戲的背景設定上,這個宗主是一個跟我們一樣的藍星人」

「再結合剛剛宗主說的那些話,我們可以推斷,這個遊戲的策劃其實就是想讓玩家們要全身心地投入到遊戲中,不然你們想,以我們碰到的那些NPC的AI來說,我們在跟他們對話時,還要在底下竊竊私語,那必然會影響NPC對我們的感官,所以也就有了開始時宗主對我們說的『要對那個李前輩禮貌一些』這是遊戲的策劃在通過NPC的嘴在暗示我們呢」

錢平平一拍手掌,說到:「有道理啊!按照這個思路來說,我們這些玩家又不可能一下子融入進這個遊戲,所以宗主才有那麼一句說在他面前並不需要太過掩飾,因為按照任務劇情的發展方向來說,我們這些玩家日常肯定是和這個宗主接觸最多的,如果和這個宗主NPC也需要和其他NPC說話那種方式相處,那反而是一種負擔和約束,就不利於玩家粘性的增加,這個策劃的處理方式真是絕了,楚兄弟高見啊!」

楚雲微微搖頭:「哪裡哪裡,錢兄謬讚!」

錢平平拱手道:「楚兄莫要謙虛,楚兄以有限的文字推斷出如此多的信息,實乃大才!」

楚雲又擺擺手,說到:「錢兄過獎,錢兄也推斷出策劃的用意可見錢兄心思之敏捷!」

錢平平正要說話就被錢安安打斷了。

「哎!你們兩個夠了啊,這也沒旁人啊,說話怎麼文縐縐的,是不是有什麼大病啊」錢安安看見兩人這樣子無語的翻了個白眼。

經錢安安這麼一打岔,幾人又開始討論起了對這個遊戲的看法,楚雲也不時提上一點關於自己的「推論」和「見解」

其實楚雲知道,不管是之前還是現在,自己都只是一個普通的玩家,不過現在的身為普通玩家的他已經站在了風口上,有人說過,只要站在風口上,一頭豬都能飛起來,更何況他還達不到豬的那種水準。

為了怕後面已經養成下意識的行為露餡,楚雲就將後面玩家們經過教訓得出的結論搬到了現在。

他也想看看,如果加上自己這麼個催化劑,那麼這個遊戲的進程到底會推進到什麼程度。

而且楚雲說這些話的目的還有一個,那就是說給前面的黑哥和宗主聽。

別看他們和前面的宗主和黑哥現在隔了很遠的距離,就算以之前的自己來說,這點距離想聽一幫沒有任何修為的凡人的交談,那簡直是雙手擒根雞毛—輕而易舉。

更何況是黑哥那種根本不知道根底的修為,在提醒玩家注意言行的前提下,還能刷一波宗主和黑哥的好感度,還能為以後的行為做鋪墊。

這波啊,這波叫秦始皇摸電門兒—贏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