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快穿:絕美炮灰不想被傷害 快穿:絕美炮灰不想被傷害第10章 戀綜里的悲慘素人10在線免費閱讀_安故小說
◈ 快穿:絕美炮灰不想被傷害第9章 戀綜里的悲慘素人9在線免費閱讀

快穿:絕美炮灰不想被傷害第10章 戀綜里的悲慘素人10在線免費閱讀

迎着攝影師感激的目光,江鈺微微一笑:「李哥,別發獃了,走了。」

這笑明眸皓齒、比天上的太陽還要亮眼幾分。

攝影師跟喝醉了一般,傻愣愣的對着江鈺笑,止不住的點頭:「來……來了!」

這聲音乾澀無比,一出聲就連攝影師本人都嚇了一跳,他趕緊閉嘴。可不能在江鈺面前丟臉。

這一幕剛好被直播鏡頭盡數收入。

「啊啊啊啊,我死了!我死了!」

「江鈺老婆喜歡什麼顏色的麻袋,我馬上來帶你回家。」

「樓上滾粗直播間,這是我老婆。」

直播間吵吵鬧鬧,江鈺一行人則是在飛速趕路。

江鈺拉着陸佰快步朝前走去,一行人一路上緊趕慢趕,終於在雨徹底大起來之前,發現了一個可以遮雨的平台,一眾人決定在這裡歇歇腳。

坐下來歇息的時候,江鈺的髮絲已經有些微微濕潤,貼在了額頭上,江鈺微微喘息着,這一聲聲落在所有人的耳中性感無比,不禁讓人想入非非。

陸佰擋住江鈺,陰沉的看着其他人,其他人哪怕是迎着陸佰吃人的目光,也沒有放棄注視美人的想法,現在是法治社會,陸佰又不敢殺人。

最多被送去非洲挖煤。

直播間也是瘋狂土撥鼠尖叫,

「啊啊啊,我的幻肢……」

「我恨我不是個男人!」

「這陸佰看着好礙眼,為什麼要一直擋住江鈺。」某個國外的黑道大佬,已經有暗殺陸佰的想法了。

太礙眼了,陸佰待在江鈺的身邊的樣子也很刺眼,黑道大佬雙眼微眯,直直看着手機屏幕中的江鈺,幾乎想把他的模樣刻腦海中。

這個人兒應該屬於他。

後來國家在邊境抓到了不少偷渡人員,於是國家決定加強邊境和出關的防衛,當然這都是後話了。

……

陸佰脫下了自己的大衣裹住了江鈺,陸佰裏面就穿了一件白襯衣,被細潤的雨點打濕,隱隱約約的顯露出裏面的人魚線。

江鈺看着陸佰這副模樣,不由得有些不太高興,嘀嘀咕咕了一句:「不守男德……」

「怎麼了?」江鈺說得十分小聲,陸佰並沒有聽清,只能俯下身將耳朵湊了過去。

江鈺又羞又氣,為什麼自從遇見了陸佰,他就拿陸佰沒辦法呢。

江鈺惡狠狠的瞪了陸佰一眼,跟一隻撓人的小貓咪似的,扭過頭去不再理會陸佰。

江鈺穿着陸佰的衣服就跟小孩偷穿大人衣服似的,江鈺臉頰有些紅了,大衣上全是陸佰好聞的味道。

「阿嚏!」喬褚重重的打了個噴嚏,又吸了吸鼻子,在寂靜的空間里尤為明顯。

「你沒事吧?」江鈺關心道。

喬褚聽着江鈺的關心對他綻放出了一個大大的笑:「我沒事。」

江鈺回應了喬褚一個尷尬又不失禮貌的笑。他從來不是一個很會和人相處的人,他無法應對別人突如其來的熱情,所以在記憶中他才會無意間就給嘉賓下了面子,從而被網暴得更加嚴重。

江鈺想起自己的背包裏面還有一條毛毯,他從被背包里翻出毛毯,遞給了喬褚:「給你。」

喬褚如獲珍寶,整個人愛不釋手,整個人都結結巴巴起來:「這是給我的嗎?」

江鈺點頭。

「你們都沒有,只有我有,嘿嘿嘿。鈺哥對我果然是不一樣的,這是鈺哥給我的第一件禮物。」

「喜歡,喜歡,喜歡~」

「嘿嘿嘿嘿嘿。」喬褚發出了無比痴漢的笑聲。

江鈺默默離他遠了些,喬褚的兩隻眼睛都變成了星星眼,其他人皆是目光炯炯的看着江鈺,江鈺額頭冒汗。

你們再怎麼看也是沒有的啊,王導他們只準備了一條。

在眾人渴求的目光下,江鈺只能將包里的食物和水分給幾人,說出了一句牛頭不對馬嘴的話:「吃點東西吧,這雨挺大的,看樣子我們一時半會也爬不上山了。呵呵呵。」

江鈺重新坐回了陸佰身邊,牽上陸佰的手發現他的手冰涼無比,江鈺顰眉,他將大衣脫下來遞給陸佰。

陸佰直視着江鈺:「你穿,我不冷。」

「不冷,手都凍成冰坨子了還不冷。」江鈺聲音中帶着濃濃的不滿。

江鈺皺眉,強硬的為陸佰穿上了大衣:「笨死了,一點都不知道照顧自己。」

陸佰無奈的看着,江鈺執意要把大衣給自己穿上的模樣,嘆了口氣,徑直將江鈺攬進了自己寬大的懷抱中。

「暖嗎?」陸佰低低的笑了,灼熱的氣息噴洒在江鈺的耳垂。

江鈺眉眼微挑,勾唇笑道:「還不錯。」

陸佰笑了,看向其他人的目光中充滿了挑釁,和對江鈺的佔有慾,我的阿鈺。

陸佰拳腳功夫不錯,不,可以說是一頂一的好,如果不是害怕江鈺看見他不堪的一幕,他早把這群覬覦江鈺的人,打到地上爬都爬不起來了。

陸佰把江鈺抱得更緊了,這一幕刺疼了所有人的眼睛,網絡上已經不少人約好組團來幹掉陸佰了。

柳白彥幾人緊攥着拳頭,指尖已經嵌入了肉里,臉上儘是不甘,如果江鈺先遇到的是……

陸佰似乎是看出了他們心裏所想,無聲的吐出來幾個字:沒有如果。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江鈺靜靜聽着雨珠滴打在地面上面的聲音,原本就濕潤的泥土也變得更加泥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