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極惡城:傳奇再現,我便是救贖 極惡城:傳奇再現,我便是救贖第10章 被兄弟出賣在線免費閱讀_安故小說
◈ 極惡城:傳奇再現,我便是救贖第9章 因為你和他們不一樣在線免費閱讀

極惡城:傳奇再現,我便是救贖第10章 被兄弟出賣在線免費閱讀

內鬼叫做劉青,是當時偷着發短訊,被自己的老大逮個正着,最後被送到羅佛如的手裡。

利豪集團有自己的地下牢房,裏面陰暗潮濕,不見天日,蛇和耗子隨處可見,關着的全部都是內鬼和卧底,還有集團的仇人。

管着這裡的人叫王宇,當沈浩穿着名牌西裝走進這裡的時候,他嘿嘿笑着提醒沈浩別弄髒了衣服。

牢房裡不斷有慘叫聲傳來,地上的鮮血有些黏腳,恐怕人間地獄也不過如此了吧?

一些女人像狗一樣,光着身子趴在地上,沒有絲毫人的尊嚴,至於男人,要麼被打的奄奄一息,要麼已經死在了牢房裡。

甚至還有一些孩子,他們都是某些大人物的子嗣,利豪集團用來換贖金的。

根據王宇所說,一旦進入了這個牢房,基本是沒有活着出去的可能了。

就算劉青不是內鬼,他也不可能活着。

這個牢房是機密,除了利豪高層,不能有其他人知道這裡。

在這裡,這些人已經和動物差不多了,生死也都由王宇掌控着。

沈浩的眼神有些發紅,利豪集團沒有人性的作風,他今天算是見識到了。

獸行令人髮指!

「沈老大,您是奉命嚴刑拷打的,但那小子渾身是血,免得髒了您的衣服,這點粗活交給兄弟們就行。」

王宇把沈浩帶到劉青的牢房門口,笑着說道:「這小子也挺能扛的,打了一夜都沒說,你看他都快死了,估計也沒什麼價值了。」

劉青對於利豪集團的價值並不高,利豪集團這種組織,有太多的仇人了,出現一兩個內鬼並不奇怪。

以前出現的內鬼,也都是死的不明不白,羅佛如根本不在乎他們的背後是誰。

「劉青不能死。」

沈浩從錢包里抽出幾張鈔票,塞到王宇上衣口袋裡:「兄弟,羅爺把人交給我,說明信任我。」

「你拿着錢,買點煙抽,讓我親自審他。」

王宇看着錢,心裏一動,可又有些猶豫不決。

畢竟讓沈浩和劉青單獨待在一塊,不合規矩,他還是有些信不過沈浩。

「沈老大,這小子會點功夫,我怕您在他手上吃虧。不如讓我跟着您審吧……我還能幫您打打下手。」

王宇自然也是人精,不會輕易相信沈浩。

這個牢房是他負責的,萬一沈浩和劉青在裏面出了什麼事兒,他是要負全責的。

沈浩點了點頭,又從錢包里拿出一沓錢塞到他的口袋裡。

「羅爺讓我審,自然是信得過我,劉青的事兒不簡單,不該讓你知道的你最好別知道。」

「這對你有好處。」

王宇剛想說什麼,卻看到沈浩鋒利的眼神,瞬間苦笑起來。

最終他還是屈服了,拿着錢離開了牢房,沈浩看着劉青,對這個男人感了興趣。

他渾身是血的坐在地上,眼神早已沒了光,只有無盡的絕望和疲憊。

「嘴那麼硬幹什麼?」

沈浩從兜里掏出一根煙和打火機扔給劉青,看着眼前這個和自己差不多大的青年,心裏有些不是滋味。

「骨頭那麼軟幹什麼?」

他沒有正面回答沈浩的話,而是反問了一句。

有意思,沈浩忍不住露出一抹笑容,在這種環境下還能悠然自得的開玩笑,是條漢子。

「他們讓我來審你。」

「那你可能要失望了。」

劉青狠狠地吸了一口煙,頓時感覺整個人都精神了幾分,對沈浩投來感激的目光。

來到這裡,基本已經判了死刑,別說抽煙,連煙屁股都看不到。

「我不想對你動刑,但我也不能一無所獲的回去。」

「你我都是可憐人,都是別人的棋子罷了。」

沈浩語重心長地說道:「給我一份合理的供詞,我想辦法讓你活下去。」

劉青聞言,忽然笑了,爽朗的笑聲充斥在這個牢房裡,很難想像在這種環境下,他還能笑得出來。

「你是可憐人,你是棋子,我不是。」

劉青的話讓沈浩感覺無比刺耳,又莫名其妙。

那時的沈浩還想不明白,為什麼劉青已經快要死了,卻又說自己不是可憐人。

「你來自哪裡,你的同夥還有誰?說了,活下去。」

「劉青,我看你可憐,真想幫你。」

沈浩抿着嘴,感覺劉青還沒有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這是他唯一活命的機會。

「你叫什麼名字?」

「沈寒。」

聽到沈浩的名字後,那個男人忽然愣了一下,短暫的思考後,忽然再次哈哈大笑。

「沈寒……沈寒……」

「把我弄出去,對你有好處。」

劉青笑容微斂,正色道:「有些事,不方便說,但把我弄出去,對你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他瘋了?

這是沈浩此刻唯一的想法,要不是自己看他可憐,早就大刑伺候了。

他居然想讓自己冒着暴露的風險,去幫他逃離這裡?

這個地下牢房,是利豪集團的重中之重!

里三圈外三圈,至少有不下百人看守這裡,就算是警察強攻一時半會都無法攻進來。

自己剛來這裡才第二天,甚至還沒有取得羅佛如的信任,就讓自己去幫他?

「憑什麼?」

「我說了,我出去對你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劉青盯着沈浩的雙眼:「我知道這對你來說很難,但你最起碼要保證我活着。」

劉青的話可信嗎?

他活着,對沈浩只有好處沒有壞處,這是真的嗎?

沈浩有必要冒着風險去幫他嗎?

一瞬間,所有的疑問湧上心頭,理智告訴沈浩,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他必須遠離這個男人。

可好奇心害死貓,沈浩太想知道劉青到底能幫助他什麼了。

劉青到底是誰的人?

他會不會是刀子的人?

不,沈浩很快否定了這個想法,刀子身邊的人,沒有眼前這個人身上的那股正氣。

「你到底是誰?」

「重要嗎?」

劉青咧嘴一笑:「沈寒,你是一個有能力的人,你一定有辦法把我救出去。」

他的話無比自信,彷彿相信沈浩肯定會答應他,把他救出去。

「我可是利豪高層,是羅佛如派來審你的,你憑什麼相信我能把你救出去?」

「因為你和他們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