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隔壁住了個搞笑女 隔壁住了個搞笑女第4章 鄰居和青梅的修羅場在線免費閱讀_安故小說
◈ 隔壁住了個搞笑女第3章 學生會會長在線免費閱讀

隔壁住了個搞笑女第4章 鄰居和青梅的修羅場在線免費閱讀

今天是我來到格物的第一天,外面正下着雨,妹妹還在睡着,我卻已經出了門。

分班結果在學校公示欄上張貼着,面前人山人海,若不是我身高優勢,我或許早已經窒息於人群之中。

隱隱約約看見了我的名字——呃,高一十班,但是沒有看見周妤姍的名字,剛剛湊近公示欄時,學校就動員學生參加開學典禮,我又被人流擠向禮堂。

禮堂很大,類似於階梯教室,第一排沒什麼人坐,可能是因為離校領導近,但是我比較另類,我直接落座於最接近講台**線的座位。

沒過多久,一個左胸戴着金色校徽的女生上了台,她看起來很文靜,大概是學生代表一類的吧。

隨着麥克風刺耳的嘯叫聲響起,本來吵鬧的學生們瞬間安靜下來。

「看好我的樣子,記住我,我是這所學校的學生會會長——唐,可,可,」她在說自己的名字時格外強調,「這裡的老大,就是我,格物是一所什麼樣的學校你們應該知道,只要你們來了這所學校。我就會讓你們痛不欲生!在我的統治下,你們都會變好的——」

她雖然叫唐可可,但是性格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瘋子」,由於格物是學生會高度自治的學校,唐可可這一大名我便早有耳聞,今天的新生大會是我第一次見到她,她的氣場也的確把學生們給唬住了。

新生大會結束,我來到十班,在公示欄上看見了班主任姓張,但是沒看見叫什麼——我真應該配一副眼鏡,她戴着口罩,暫不得知真容,見到人只會說「高一十班。」,但是從她的氣質來看應該是個老教師,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

因為第一天就開始軍訓,我們也只是隨便坐下,外面仍在下雨,教官來到教室,第一課便是軍姿,我們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動不動地站着,好似挺拔的樹榦,但是還是有很多沒吃飯的、熬夜的同學撐不住逐個倒下。

「怎麼回事?!這就不行了?」教官喊道,好在我撐住了,直到休息。

我認為軍訓是枯燥的,但不用上課着實讓人感到舒適,周妤姍的中考分數比我高出很多,我估計她是實驗班的——但好歹是在一個學校,以後也不怕見不到。

第一天軍訓也就練了練稍息立正跨立什麼的,雖然很累,但是很有意義。軍訓結束後,我們還要進行一個摸底測試。

令人煩躁的考試、脾氣暴躁的會長——在格物的第一天我便將這個學校厭倦了個透!

還好學校有一些販賣機散布,我掃碼買了一瓶咖啡,防止在摸底測試中犯困,我低下頭去拿咖啡,目光瞥了一眼旁邊——天!販賣機旁居然有一個人坐在地上,那麼大個人我剛才竟然沒有發現。

高二學生的制服,黑色的小腿襪,還有那象徵著權力至高無上的徽章——等一下,這是唐可可?

「唐會長,您在這兒做什麼呢?」跟她說話會有一種恐懼感油然而生。

沒想到唐可可流露出了一絲驚訝:「我這個人這樣——你不怕我嗎?」

我很意外,不過她自己一人坐在販賣機這肯定是有什麼心事,所以想說一些安慰的話,但又不知道怎麼說:「沒有啊,我覺得唐會長這麼做一定有什麼苦衷吧。」

「嗯,」唐可可抱緊了雙腿,「建校以來,這所學校的學生會會長都是以嚴厲著稱,無一例外,我生來就被人誇什麼溫柔可愛,名字也毫無威嚴,為了能勝任會長我只能要求自己對學生嚴格。」

難道唐可可的嚴厲只是裝出來的?

「所以說,你把你真實的一面展現給我真的合適嗎?」我問道。

「我覺得挺合適的啊,我現在只想安穩的當這一年會長,高三就退出『政壇』,對所有人裝又不代表不可以對個別人顯露我自己,」唐可可把頭埋進手臂,「我當副會長那時的晨操動員大會都是我來主持,那時候人人只知道高一的那個副會長是個女瘋子,見到我像躲災星一樣,我們學生會的人基本上都沒有什麼朋友,上學期末選新任會長的時候,要不是學校的轉正制給我加了二十票,我就敗了——你不一樣,你是少有的敢跟我搭話的。」

我坐在了唐可可旁邊,她抬頭喝了一口紅茶。

「其實你可以做回本我。」我說道。

「為什麼?」唐可可很不解。

「你把自己的性格表現得如此嚴厲,只不過是為了迎合前任會長,並不是格物的硬性要求,你靠轉正制贏得學生會會長競選證明了你在學生中的支持率並不高,其實是你的性格難以讓他們接受。」

「嗯——」唐可可若有所思,「如果平常那樣的會長突然變得溫柔的話學生也是難以接受的吧?」

「別猶豫!」我豎起大拇指,「恕我心直口快,憑唐會長您的容顏再配上您的溫柔,支持率絕對大增,並且您還能俘獲不少男生的心呢。」

「容顏?」唐可可似乎有些不好的回憶湧上心頭。

原來,格物的宣傳部一直開設着一檔你問我答節目《格物Q&A》。

去年的第27期,主持人提出了一個問題:「你如何看待學生會副會長唐可可?」

每個同學的臉上都打着厚重的馬賽克,聲音也被處理得難以辨認。

同學A:「強烈建議讓唐可可下台,長着張美臉,人跟個荒漠屠夫似的。」

我雖不是唐可可,但是我已經能想像到唐可可扎心的樣子。

同學B:「我不多做評價,就是——白長了張女友臉。」

唐可可聽到這估計已經萬箭穿心了。

同學C:「唐女士,你要是這樣還是自行毀容吧,要不然影響我對美女的判斷。」

聽到這,唐可可搶過我的手機熄了屏。

「其實這一期不是什麼學生採訪,就是宣傳部整我的手段,當時確實給我造成了不小的打擊。」唐可可說道。

「其實我感覺——他們間接的給你的相貌給出了極高的評價。」我安慰道。

「那看來——我的確需要改變一些了,」唐可可把手機還給了我,「我將此稱為《美女會長蛻變計劃》,企劃人——對了,你叫什麼?」

看來她是想說我的名字,我遲疑了一下:「於玥婷。」

我不知怎的,腦中突然浮現了鄰居的名字。

「什麼?」唐可可很驚訝。

「干鉤於,栽王旁的玥,女旁的婷。」

「啥?這不是個女生的名嗎?」

我有些尷尬:「呃——我父母一開始就想要閨女,所以給我取了這個女名。」

「我跟你說,小於你別騙我,我的電腦里可是有全校名單的,我如果查不到這個名字你就慘了。」她的語氣中流露着一股子俏皮。

「你都叫我小於了。」我忍着笑。

「行行行,企劃人於玥婷。」唐可可無奈地說。

說罷,唐可可沖我擺了擺手就起身離開了,我也順着走廊準備回班。

走過走廊的分岔處,我明顯感受到了人跑步所帶來的風,但當我反應過來時,我的左右空無一人,我也並沒有多想。

考完試回到家才不到五點,我妹現階段比我回來的晚,等到我們開晚課晚自習了就該緩過來了。

平常都是我妹給我做飯,這次我想犒勞犒勞我妹,但是我是心有餘但力不足——我廚藝太差了,我穿上圍裙在走廊來回踱步,想查查怎麼做飯。

沒過一會兒,於玥婷就穿着運動服走了過來,她的額頭布滿汗珠,大抵是剛剛運動過。

她看到了我,摘下耳機:「在這幹嘛呢?」她又看見了我身上**的圍裙,不禁一笑,「喲,在做飯?怎麼沒聞到味道?」

「您褒獎我了,我哪會做飯啊?」

「那就是裝嘍?想給妹妹做飯還不會吧?」

這句話屬實給我嚇了一跳,莫非這女人有讀心術?還是在我房間安了竊聽器?

「別著急,等我洗個澡。」

「啊?」我沒明白。

轉身她就進了屋,我雖然很疑惑,但還是乖乖地等她出來。

再出來時,她換了一套很寬鬆的家居服。

香味像直升飛機般從下到上散發。

「愣着幹嘛?進屋做飯。」於玥婷皺了皺眉。

我愣了一秒:「好好好。」

她是要教我做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