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越獸世之夫君戀愛腦控制一下 第5章_安故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元珈羅覺得此刻應該有人給她一個大嘴巴,對方人都快沒了,她這滿腦子居然都是黃色肥料。

她趕緊跑去燒了一石鍋的熱水,拿熱毛巾給他擦乾身上的汗,讓他的周身保持乾燥。

在前世,前方不到100米的地方在打仗,年紀小的她們上不了戰場,就從前線拖傷員下來。

藥品緊缺,她們就想辦法用草藥治療,發了高燒儘可能用物理降溫。

困難有困難的辦法,倒是在這裡用上了。

昭開始熱的喘不上氣,畢竟久傷不愈拖了太久,元珈羅趕緊去拿了涼水,把能用上的紗布都用上了,在他的額頭、手腕、小腿上不斷擦拭。

沒辦法了,元珈羅趕緊去掏僅剩的消炎藥,吃力的扶起滾燙的昭,想辦法往他嘴裏喂葯,奈何他意識模糊,昏昏沉沉怎麼也撬不開他的嘴。

元珈羅有些慌,本來是絕不想要再保護任何人了,可看到昭這樣,她的心卻撲通撲通跳的急躁的很。

「大尾巴狼,你別死啊!」元珈羅去拍他的臉,他整個人像塊巨石壓在她身上,全然使不上力力氣。

原以為電視劇里男女主角用嘴喂葯是騙人的,真狗血。

元珈羅一邊這樣想着一邊扯開頭巾,把消炎藥放在嘴裏,捧着他的臉吻了上去。

「啊!」尼瑪果然是騙人的,不僅葯沒喂進去,這傢伙居然咬人!元珈羅吃痛的舔了舔嘴唇,一股血腥味。

想把他推開,可那人卻覺得她身體涼涼的太舒服了,抱着不撒手。

葯就剩這麼一顆了,絕對不能浪費,老娘今天跟你拼了!

元珈羅猛的把他往後一推,昭一仰躺在了床上,她一個翻身騎在他的腰上,趕緊喝了一口水,一隻手壓他滾燙的胸口,另一隻手捏住他的下頜,對着他的唇壓了下去。

昭是在元珈羅把他推倒在床上時才有了一絲模糊的意識,迷迷糊糊中他看到了一個絕美的雌性。

一頭微卷的黑色長髮,如美玉般雪白的肌膚,眼頭尖尖眼型卻圓圓的,眉頭緊縮,微微紅腫的眼睛又變成了一個月牙型。

她就像一顆粉色的汁水飽滿的蜜桃,小巧的鼻子,甜美誘人的嘴唇,此時正在……

「唔……」發著高燒五感機能下降,僅剩的觸覺卻格外清晰。

她捏着他的下頜試圖讓他張嘴無果,一條微涼的小舌倔強的想要撬開他的牙齒,口腔里都是她渡來的有些微苦液體,卻意外覺得滿嘴都是濃郁的桃香。

吃了葯,幾口水灌下去,昭又昏睡了過去。

元珈羅連着兩夜沒有睡覺,她強忍着困意幫他換冷敷的濕毛巾,又害怕有野獸趁虛而入,不過還好他的體溫慢慢降了下去,能捱過今夜大概率就不會死了。

再次醒來,昭感覺自己身體輕了不少,也使得上力氣了,獸人的恢復能力本就超強,他感覺不出十天肯定能好個大半。

再看那小雌性,還是頭巾遮面又矮又胖的樣子,此時裸露的皮膚蠟黃,身體搖搖欲墜的樣子,倔強的在爐前燒水煮湯。

「喂……」昭沙啞的喊了一聲。

元珈羅一愣踉踉蹌蹌的跑了過來,朝着他胸口就給了一拳,「你知道你睡了多久嗎!我還以為你死了!」

「我…」昭看着她眼裡又是水蒙蒙的一片,尷尬的撇過頭去。

話還沒落音,那小雌性就倒了下去,昭一個箭步攔腰抱起,腿雖然扯的生疼,但還好撈到了她。

均勻的呼吸聲響起,昭嘆了口氣,看了看洞穴外月亮的位置,她應該是守着我快五天,體力耗盡了。

剛想抬手摸摸她的頭,又猛的收了回去,自己什麼時候這麼熱心腸了。

想起昏睡之前那股桃香和微涼的唇還有那個驚為天人的雌性,昭再看看床上這個臭氣熏天、矇著爛頭巾又胖又矮小的雌性笑了一下。

看來我也到了該結偶的年紀了,都開始有不切實際的幻想了。

「大尾巴狼,你快醒醒……」那小雌性應該是在做夢,嘟嘟囔囔的縮成了一小團像個幼獸。

「傻不傻。」昭有些好笑,半響僵硬的拍了拍她的肩,「老實睡覺。」

接下來幾天,兩人相處的很是平和一連幾日,昭雖然嘴上不饒人,但對元珈羅的態度是和善了很多。

昭大部分時間都在睡覺,獸人的恢復能力讓人嘆為觀止,腰腹部的皮外傷都已經癒合了,就是背上留下了一道駭人的傷疤。

元珈羅給他的腿拆線後,雖然還不能下床行走,但小範圍活動完全沒有問題。

昭從沒覺得一個雌性這麼有意思過,每天他醒來,這傢伙一定會鼓搗出一些新玩意兒。看到他醒了就會捧給他看,她小腰一叉,得瑟的小臉都要揚到天上去。

今天醒來夜已經深了,洞穴里卻沒有她的呼吸聲。環顧一周,洞穴角落裡她原來裝水的容器也不見了,暗道不好,她一定是跑出去打水了。

包里的食物已經見底了,飲用水沒有了,肉乾也只剩兩塊了,洞穴里能吃的野菜也已經都被她拔光了,連穴壁上滴的髒水也不夠喝了。

人可以餓幾頓,但是水絕對不可以斷,今天必須出去!

元珈羅看昭已經熟睡,在角落的髒水窪里抓了一把爛泥,往身上臉上糊了一糊,把洞口用枯枝掩蓋好,背着一個輕便的小包裝着四個空的礦泉水瓶,帶上刀和手榴彈就出門了。

不出門不知道,這個世界天上居然有兩個月亮。

銀色月光像在這山谷灑滿了冰霜,北風呼呼而過,山谷顯的更加凄冷了。

昭的洞穴在山谷的上層,她已經觀察很久了,只要爬過三層洞穴就可以走出山谷。附近應該是有水源的,不然這裡那麼多獸人怎麼生活。

她的身體嬌小但很敏捷,三五兩下就翻上了一層,突然一聲熊的吼聲嚇得她貼在洞壁上一動不動,半響,洞穴內又沒了動靜,估計是夢魘了。

她趕緊往上翻越,當她從山谷鑽出來的時候,一片靜靜的湖溫柔的注視着她,像在邀請她去嬉戲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