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成惡毒女配,我鹹魚躺贏了 第9章_安故小說
◈ 第8章

第9章

這日,松依捧來了一堆拜帖和請柬。

「郡主,這是這些日子以來收到的請柬和拜帖,都是聽聞您回京後送來的。」

寧曦華扒拉了兩下,發現拜帖語氣恭敬,多是與寧王交好的世家裡的小姐們發的,她們身份一般,家族也大多仰寧王府鼻息。

而請柬可就有意思了,多是與寧曦華身份相當的皇親貴戚或重臣之女,邀請的理由更是五花八門,寧曦華甚至從中嗅到了這些小姐們對她回京一事蠢蠢欲動的八卦之心。

本來寧曦華一個帖子都不想接,奈何老頭子發了話,「你懶得在王府辦接風宴就算了,但我寧王府的郡主可不能畏手畏腳縮在家裡,讓人看輕了去。」

雖然她不想惹這些麻煩事,但老頭子說的對,總得讓人知道她回京了。堂堂郡主,回京了一個社交場合都不露面,別人還以為她怎麼了呢。所以現在她只能在這苦哈哈的扒帖子。

最後,寧曦華從中拎出了一份看着最奢華的請柬,打開一看,紙邊描金,紙面灑金,連書寫的墨里都流淌着金粉,土豪之氣撲面而來。

定睛一看,原來是四公主的請柬,邀請她前去賞花宴。

四公主蘇悅,不就是原書男主的親妹妹,女主後來的親親閨蜜?好傢夥,這是鴻門宴啊。

松依看寧曦華挑出了這份請柬,有點擔心:「這四公主為人驕縱,又素來與郡主不對付,郡主若赴宴,指不定她又要耍什麼手段欺負郡主。」

寧曦華心裏吐槽,豈止是驕縱啊。

原書中這四公主和原身簡直並稱京城鬼見愁,一個公主,一個郡主,打不得罵不得抓不得,作天作地惹亂子,家裡人一天到晚都在收拾這倆人作出來的爛攤子。

偏偏這倆人打小不對付,估計是同性相斥,忍不了比自己還任性的人,整本書除了女主,原身就是和四公主撕的最狠。

既然總是要出門的,這鴻門宴的帖子都送到跟前了,不去反倒落了下乘。正好,她也想瞧瞧小白花是不是和這四公主一起又要作妖了。

到了宴請這日,寧曦華登上了赴約的馬車。這次賞花宴的地點在微園,聽聞四公主對這次賞花宴頗為重視,費了大功夫才能借到微園設宴。

微園乃是皇家園林,坐落在近郊,最享有盛譽的便是其連綿十里的桃花林,每到春日,桃花紛紛盛開,美不勝收。

但因是皇家園林,等閑不能入內,無數文人墨客即使是在這微園外遙觀桃花的盛放美景,也留下了許多名句。

幾年前,聖上將這微園賞賜給了剛回國不久的太子殿下,以表彰太子出質琉國的功勞,這皇家園林便成為了太子殿下的私園。

說到當朝太子,無論原身還是書中,寧曦華都沒什麼深刻印象。

原書中只寫到當今聖上剛登基時,內憂外患,琉國勢大,硬是將太子送去琉國為質才換得一時和平,等到聖上朝政穩定後才將太子迎回。

但這倒霉太子回國後便體弱多病,沒幾年便薨逝了,這才有後面男主的上位。

而原身一心只掛在男主身上,加之太子因病深居簡出,她只在宮宴中遠遠撇過一眼,更是無甚印象,連長相都沒記住。

寧曦華琢磨着,這太子病逝怕是少不了男主的功勞,若是能保住太子長命且地位不倒,那就相當於斬斷了男主的登天之路。屆時寧家上下可能就不會重蹈原書覆轍了。

寧曦華暗暗將這一念頭記下,準備遇到合適時機就會會這太子,只希望別是個扶不起的阿斗。

此次,聽聞四公主為了彰顯自己受寵,一心想要到從未對外開放的微園設宴,卻被太子拒絕。

後來還是磨了孫貴妃一個多月,讓孫貴妃給聖上吹了大半月枕頭風,才讓聖上說情,使得太子殿下鬆了口,開放了微園前庭大半給四公主設宴。

為此,微園首次開放,眾人對園中美景期待不已,四公主的賞花宴也辦的聲勢浩大,這遍京城的公子小姐怕是都接到了邀請。

馬車很快就到了微園,寧曦華在松依的攙扶下小心翼翼地下了馬車。

不是她怯場,而是今天赴宴,她穿着寬袍大袖的正裝,拖着及地的裙子,頂着松依花了一個時辰給她梳的髮髻,實在不敢像以往那樣從馬車上一躍而下,她怕摔……

於是,微園門口眾人便看見了一位娉婷的少女,在侍女的攙扶下從容地下了華貴的馬車。

還沒驚訝於少女絕美的容貌和猜測出其身份,便看見少女帶着眾仆,一路穿花拂柳,逶迤而去,只留下令人遐想的翩躚背影。

進了微園,寧曦華覺得衝著這等美景,這趟也算不虛此行。

微園的整體風格不像京城的宮殿那般莊重威嚴,倒更像是江南猗州園林的風格,處處精雕細琢,一步一景,透露出一股委婉含蓄的柔美。

再加上眼前處處可見的灼灼桃花,整個園林彷彿像是浸在粉色花海里,更添夢幻。

在園中侍女的帶領下,寧曦華一路穿過各種迴廊和洞門、垂花門,在欣賞了一路美景但快要迷路的時候,終於到了此次設宴的花園。

小廝唱着「越曦郡主到」的尾音還沒落下,寧曦華便聽到了左側傳來的稍顯潑辣的問候:「喲,這不是我們越曦郡主嘛。」

寧曦華側身一看,只見一少女着粉色長裙,外罩金色紗衫,珠玉滿身,通身富貴。

少女長相嬌俏,昂着頭一臉自得,就差把我最風光寫在臉上了。她本來嬌嫩的粉色被淹沒在了同色的桃花中,金衫貴氣,卻也壓住了少女鮮活的靈動。

果然是四公主,一開口就是嘲諷值拉滿。

四公主見寧曦華轉身,本想繼續開口給她個下馬威,卻在看見她轉身的樣子後愣在了當地。

那些嘲諷她穿着老氣,品味低俗,姿容平庸的話語一下子卡在了喉嚨口,在嘴中轉了兩圈卻怎麼也吐不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