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成惡毒女配,我鹹魚躺贏了 第8章_安故小說
◈ 第7章

第8章

蘇璧回京後本是例行來找慧苦大師診脈,倒未成想在靈山寺居然又碰見了這越曦郡主。他看着寧曦華遠去的背影,不由想起了剛剛見慧苦大師的情景。

「貧僧觀殿下氣運,看來命定之人已經出現了。」

蘇璧一哂,「哦?幾年前大師說這所謂命定之人時,我還覺得自己不一定能活到這人出現呢。」

「阿彌陀佛。」慧苦大師念了一聲佛號。

「本來殿下氣運加身,不聽貧僧妄言也無妨。只是殿下命中有一劫,這命定之人除了跟殿下多有糾葛外,最重要的是可為殿下化去這一死劫。」

「可我從不把性命交予他人之手,他人也沒這個義務為我化劫。」蘇璧將杯中茶水一飲而盡,淡淡道。

他從不信命運,他只信自己。

「非也,不是義務,而是這人,與殿下有緣。」慧苦大師轉了轉手中佛珠,溫聲說道。

蘇璧嘴角一掀,「緣分這東西不可捉摸,我也不一定能活到與之結緣呢。」

明明知道自己命中劫數,但從始至終,蘇璧都未曾詢問過一絲一毫這命定之人的信息。

慧苦大師嘆了口氣,眼前的蘇璧彷彿和幾年前那個少年的身影重疊在了一起。

少年當時身中劇毒,忍着成年人都難以忍受的痛苦,不僅沒有像其他中這毒的人一樣形容癲狂,涕淚橫流。更是未曾掉一滴眼淚,未曾喊一聲疼。

經年過去,羸弱的少年已長成眼前俊美無儔的青年,但這一身傲骨卻從未改變。

「殿下說笑了。殿下身上的毒早已拔除,無性命之憂,只是這夢裡醉毒性頑強,餘毒難清。這幾年調養得當,殿下身體已經恢復大半,只需清除最後一絲餘毒即可痊癒。」

說到這,慧苦大師面露難色,「只是這最後一絲餘毒也最為頑固,貧僧雖有法一試,但卻少了一味藥材。」

蘇璧五年前回國時身中劇毒。這毒名為夢裡醉,中毒者前期只是會氣血不調,暴躁易怒,到後期卻會頭痛欲裂,如百蟻嗜腦。

疼痛會令人性情大變,嗜血嗜殺,最後七竅流血而死。但中毒者往往在暴斃前就受不了這種非人的痛苦,自戕而亡。

這毒乃是出自琉國皇室,毒方極為隱秘,解毒之法更是未曾傳世。就在蘇璧命懸一線時,白家帶人找上了靈山寺。

世人皆知慧苦大師佛道高深,卻極少人知道慧苦出家前乃是世外名醫。

好在慧苦年輕時曾在琉國遊學,對該毒略知一二,用盡方法才將這毒拔出,將蘇璧從鬼門關里拉了回來。但彼時蘇璧身體虛弱,殘留的餘毒也無法徹底清除。

餘毒糾纏至今,不時毒發,仍是會讓人痛苦不堪,暴躁嗜殺。但蘇璧每年前來診脈,都是一副無視毒發的樣子,不得不讓人佩服其心智堅韌。

「是什麼奇珍異寶,竟讓大師都未曾尋到?」蘇璧又給自己斟了一杯茶,緩緩摩挲着杯口,不慌不忙地問道。

慧苦大師苦笑,這些年,凡是蘇璧解毒需要的藥材,無論多罕見稀有,只要他開口,蘇璧和白家的手下都會為他送來,只是這最後缺的藥材太過特殊。

「隱顏花,不僅稀有還極難尋覓。這種草藥雖然對生長環境不苛刻,但實在長的太過普通,不開花時與路邊野草無異,即便是長在腳下,幾十年的老藥師也難以發現。」

慧苦大師嘆了口氣,接道:「開花後雖能辨認,但又跟路邊野花太過相像。最重要的是,隱顏花花期不定,只有在開花時採摘才能保持藥性。」

「知道了,我會讓人留意。找不找得到,用大師的話說,還得看天意。」

蘇璧笑了下,將杯中茶水再次飲盡。「靈山寺的茶還是這麼苦,叨擾大師了。」

等蘇璧回過神來,寧曦華的背影已經不見了。他想起慧苦大師提起的命定之人,搖了搖頭,轉身向寺外離去。

……

這邊,寧曦華到了慧苦大師的禪室前,發現慧苦大師已經坐在庭院的石凳上等她了。

和寧曦華之前想的不太一樣,慧苦大師既沒有銀須白眉的世外高人的標配特徵,也沒有慈眉善目的佛家大能的通用氣質,反倒是扔進人堆里都找不出來的那種再普通不過的長相。

他穿着一身樸實無華的半舊僧衣,坐在那自斟着茶,平平無奇,看不出一點高僧的氣質。

見她到來,慧苦大師笑着示意她落座,親手給她倒了杯茶。

「這還是去年寺里後山種的舊茶,今年剛剛春至,新茶還得等些時候才能採摘,施主莫要嫌棄。」

寧曦華端起茶杯輕抿了一口,直覺滿口茶香。

「慧苦大師客氣了,您這茶入口醇厚,入喉後不僅有回甘,細品還有微微的苦,十分獨特。」

慧苦大師捻着手中佛珠,道了一聲佛號,笑道:「施主慧根深厚,與我佛有緣。」

寧曦華還納悶呢,怎麼客氣地誇了下對方的茶就與佛有緣了?

「能從這茶中嘗到甘的人不少,能品到苦的卻是寥寥無幾。這十多年,除了貧僧剛見的另一位施主,也就是施主您跟貧僧說這茶苦了。」

寧曦華還在琢磨,剛剛見的另一位施主,莫不是那人?

「施主這次來,是寧施主讓您來找貧僧的吧?」

說到這,寧曦華倒是想起來老頭子交代的正事。

「近日天寒,家父舊疾發作,腿腳不便,特意托我來拜訪大師。」

嘴上這麼說,寧曦華心裏卻在吐槽,什麼腿腳不便,估計就是懶,還虧她給老頭子找了這麼個得體的理由,不然怎麼跟人說。

慧苦大師倒是不甚在意,一雙眼睛似是看穿世事,「他讓你來,應該是想讓貧僧看看施主,是不是已經應了貧僧當年的批命。」

寧曦華一臉懵,「什麼批命?」

「一體雙魂,天賦奇緣。」慧苦大師悠然地品了口茶,卻語出驚人。

!!!寧曦華心裏一片驚嘆號!還有這事?老頭子居然忍住沒說?怪不得當她暗示自己不是原主的時候,老頭子雖然震驚和失落,卻那麼快就接受了這個事實,問都沒問她。

雖然原主已逝,但她的確算得上一體雙魂了。也不知道這慧苦大師知不知道她穿書的事情。

「大師,那您覺得既定的命運有可能被更改嗎?」寧曦華試探道。

慧苦大師聞言,轉頭看她,眸中平靜,卻在此刻流露出智者才有的通達。

「阿彌陀佛,萬事隨緣,施主憑心而為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