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成惡毒女配,我鹹魚躺贏了 第4章_安故小說
◈ 第3章

第4章

第二天一早,寧曦華就向松依打聽情況:「今早船上有什麼特別的事發生嗎?」

松依邊為她家郡主梳頭邊說道:「沒有啊,跟昨天一樣。」

寧曦華嘆了口氣,果然,那些人什麼痕迹都沒留下。除了她,怕是沒有人知道昨晚發生過什麼。

松依有些奇怪,「郡主你問這幹什麼,是在船上呆的無聊了嗎?」

寧曦華搖頭:「沒有,隨便問問。」

接下來的日子風平浪靜,寧曦華為了避免意外甚至能不出艙就不出艙,松依都擔心她是不是快憋壞了。

在江上航行了近一月後,他們終於到了京城。

真好,再也不用暈船了。

寧曦華時隔一月,再次腳踏實地,不由得感嘆不用坐船的美好。

寧王府的車駕早早就等候在碼頭,寧曦華在松依的攙扶下,上了馬車。

車簾落下前,她下意識朝碼頭上張望了一下,卻什麼都沒有看到。

要回寧王府,她莫名有些近鄉情怯。

原身母親因病早逝,寧王也未再娶。整個寧王府只有她一個孩子,寧王因此對原身極度溺愛,要星星摘月亮都不在話下。不然也不會依着原身求聖上賜婚,她一哭鬧又依着她回了猗州。

寧曦華來到這後,其實只跟寧王相處過幾天,便匆匆回了猗州。寧王因手握兵權,無事不得出京,父女倆也是三年未見。

但是這三年里,從寧王府里寄出來的書信和物品就沒斷過。

寧王是真心疼愛這個女兒,生怕她在猗州過不好,各種珍品流水一樣的往回送。小到京城流行的衣裳、首飾、胭脂,大到她習慣用的傢具、車駕、馬匹,無一不精,無一不細。

寧王甚至還送來了最好的教養嬤嬤,想着即使他女兒疏於禮教,也能帶着從京城來的嬤嬤撐撐場面,不至於被人欺負。

這三年的無微不至,讓孤兒出身的寧曦華也真切的開始將他當作親人看待。

她從小被雙親拋棄,在福利院長大,從未感受過真正的親情。

現實世界的她孑然一身,無牽無掛,卻沒想到在穿書後得了一個疼愛她的父親。

原身既然已經不在了,那她就代替原身好好照顧她的親人。

雖然三年不見,但她畢竟不是原身,面對寧王還是會忐忑不安,生怕被他看出端倪。

可當寧曦華真正再次見到寧王時,心裏卻更糾結了。

只見寧王就等在王府門口,就像三年前送她的時候一樣。他身姿威武,臉上雖然已經有了歲月的痕迹,但卻仍然能看出年輕時的英俊。

堂堂親王,就這麼候在門口,一點架子都沒有。

看見她下車,他衝上來就想抱她。但一看女兒已長成大閨女的模樣,又收了手,只是克制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激動的念叨:「回來了就好,回來了就好。」

二人相攜回到府內,一路上寧王都在問詢寧曦華這幾年過的如何,有沒有受委屈。

她從這聲聲念叨中感受到了最誠摯的父愛,她有些惶恐,也有些心酸。

惶恐於這她從未體會過的親情,也心酸本該享受這父愛的人已不存在世間。

終是忍不住,寧曦華一邊安撫着寧王,一邊真誠的看着他的眼睛。

「父王,我過的很好。」

寧王一愣,有些訝異的盯着她。

寧曦華卻又再次重複道:「老頭子,我過的很好。」

寧王眼裡的光好像一下子就消失了,他愣愣的放下了撫着寧曦華肩膀的手,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

寧曦華心裏更難受了。

她又怎麼不知道,原身從不喊他父王,只會沒大沒小的喊他老頭子,他也從不計較。

她只是不想頂着原身的身份去欺騙她最親、為她付出最多的人。無論寧王有沒有發現她不是原身,對他而言都是殘忍的。

但相比知道女兒已經不在了,錯將一腔真心付給一個代替她女兒的騙子,才是最令人無法接受的。所以,寧曦華選擇告訴他真相。

在這本書里,寧王是世界上最好的父親,他為了原身可以付出一切,甚至在原身死後,明知不可為,但仍是傾盡所有去報復男主為原身報仇。

寧曦華覺得,這樣的父親,不應該被她這個「女兒」所欺騙,也不應當被辜負。

寧王終於緩了過來,但這短短一剎人卻好像蒼老了十歲。

他抬頭看着眼前的少女,是他的曦華沒錯,但卻又不是那個只會驕縱的沖他無理取鬧的曦華了。

少女仍是真摯的望着他,眼中還流露出一絲擔心。

是個好孩子,雖然不是以前他的曦華了,卻也還是寧曦華。

寧王眼睛有些酸澀,他想起十七年前慧苦大師對曦華的批語和最後對他說的話。

「這孩子你留不住的,一切隨緣吧。」

寧王嘆了口氣,終是應了慧苦大師的話,阿月,我還是留不住我們的曦華。

「沒事的,好孩子,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寧王抬手慈愛的摸了摸寧曦華的頭。

可這個孩子,也是曦華啊。寧王心裏雖然難過,卻也多了幾分慰藉。

寧曦華一瞬間就**眼眶,有些哽咽道:「嗯。」

老頭子,你果然是世界上最好的父親。從今天起,你也是我的父親了。

但想到原書中寧王的最後結局,寧曦華心中一寒。

這得來不易的親情,她絕不允許被任何人隨意毀掉。

……

在寧王府的這幾日,寧曦華是真的喜歡上了這個地方。說來奇怪,明明在猗州待的時間更長,但相比祖宅,她卻覺得寧王府更讓她有歸屬感,更像家。

寧王出身行伍,家裡老僕也多是原來戰場上因傷病退下來的老兵和他們的家眷,個個不僅是真心實意的將寧曦華當小主子尊敬,更帶了些許對晚輩的慈愛。

府里年輕的丫鬟小廝們,雖是活潑生動,卻都進退有度,一看就都被訓練的很好。

除了跟着她去猗州的松依,寧王又給她配了幾個丫鬟,個個善解人意,體貼入微,導致寧曦華這幾日過的真真是舒心。

這日,寧王特意找來,「曦華,這幾日天氣好,抽個時間去一趟靈山寺吧。」

寧曦華嘴裏還吃着松依餵給她的櫻桃,有些納悶從來不要求她幹嘛的老頭子為什麼突然心血來潮讓她出門了。

「家裡獃著舒服,不想出門。」肥宅曦果斷拒絕。

寧王聽着這一聲「家裡」,心裏一陣熨帖。

這幾日,這孩子是真的把這裡當家了。

雖然她嘴上不說,也沒有刻意做一些討好之舉,卻讓人能感覺到他們的關係沒有之前那麼疏遠了。這孩子,在用她自己的方式,一點一點的親近他。

寧王故作嫌棄:「還吃,你也不出去多走動走動,再這樣下去非得變成小肥豬。」

寧曦華瞪眼,可以說她廢,但絕不能說她肥!

她立即反擊:「老頭子,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三年前還是身姿挺拔,能稱得上軍中儒將。現在,嘖嘖,肚子都大了一圈,只剩油膩了吧。」

寧王氣極,瞪着這沒大沒小的丫頭不作聲。寧曦華毫不服輸,睜着她的大眼睛反瞪回去。

老少二人大眼瞪小眼,互不相讓。沒一會兒,兩人卻都相視而笑。

寧王更是開懷大笑,都能鬥嘴開玩笑了,真好。

「說吧,出門就算了,為什麼非要去靈山寺?」

「我在靈山寺供了你母親的香火,你這次回來,去看看她,替我把香火也續一下。順便,替我拜訪一下慧苦大師。」

提到慧苦大師,寧王面色有些複雜。

寧曦華也有些疑惑:「您為什麼不自己去拜訪,我去有什麼用?」

「讓你去你就去,肯定有我的道理,哪兒這麼多問題,還不是自己犯懶!」

「知道了知道了,我明天就去。」

寧曦華撇嘴,老頭子神神叨叨的,還不讓人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