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穿成惡毒女配,我鹹魚躺贏了 第10章_安故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為了赴宴,秉承輸人不輸陣的宗旨,松依早早就給自家郡主準備了戰袍,出發前光是妝發就折騰了幾個時辰,一直到房中侍女嬤嬤全都滿意了才放她出門。

為顯寧王府的尊貴,寧曦華挑了一身槿紫的外衫,內里卻搭了鵝黃的衫裙,腰上系著外衫同色腰帶相呼應。

槿紫沉穩端莊,鵝黃柔和嬌俏,兩相對比,既中和了深色外衫的肅穆和沉重,又突出了淺色衫裙的靈動和柔美。

松依按照寧曦華的要求給她鬆鬆挽了個墮馬髻,除了些小花釵外也只斜插了只黃玉簪,鬢邊垂落的碎發則多了幾分慵懶和隨意。

她眉間應景地貼了一枚桃花鈿,全身無甚珠寶,卻因眉間這一抹艷色而盡顯富貴華麗。再加上她精緻的眉眼,整個人活脫脫像是從仕女圖走出來的畫中人。

四公主看着眼前明艷動人彷彿脫胎換骨一般的寧曦華,當真再說不出她「姿容平庸」的話來。

如果這都算姿容平庸,那將她自己置於何地?最後也只能幹癟的憋出一句:「見到本公主還不行禮?」

寧曦華淡定微笑,巍然不動,一點要俯身的意思都沒。

「我就不跟公主見外了,免得等會公主還得還禮。」

四公主頓時氣極,恨不得衝上去撓花寧曦華這張漂亮的臉。

世人皆知四公主雖非嫡出,但因其母孫貴妃受寵,也頗得聖上青睞。

但即便如此,聖上也沒有破例封賞,因此四公主只是四公主,只能等到嫁人開府時才會得賜封號,還不一定會有封地。

為此四公主奢侈驕縱,屢屢闖禍卻無甚重罰,包括求得微園設宴,皆是想向世人證明,她蘇悅深受聖上寵愛,乃是大澧朝最受寵最尊貴的公主。

而寧曦華雖然僅僅是郡主,卻一出生就獲「越曦」封號,封地富庶遼闊,聖上親賜享公主尊榮,品階硬生生被提了一階,跟四公主這個沒封號沒封地的普通公主品階相同。

照這麼算,寧曦華當然不用給她行禮。

四公主被刺痛處,只能換個方向希望找回場子。

「經年未見,郡主除了變得更牙尖嘴利外,倒是喜歡上槿紫這等老氣橫秋的顏色了。怎麼,是猗州的山水不養人嗎?怎麼襯得郡主生生憔悴了這許多。」

槿紫穩重卻易顯老成,鮮有少女穿着,連年輕的媳婦們都不愛穿,多是家中長輩偏愛這類顏色。

但四公主這話就純屬睜着眼睛說瞎話了,明眼人都看的出來,寧曦華完美的壓住了這一身槿紫,非但不顯老氣,更是襯得她端莊嫻雅,明艷大氣。

寧曦華聞言卻顯得一臉無辜,「是么?可我聽聞先皇后就甚愛槿紫,出席國宴經常穿着,聖上也曾誇先皇后着槿紫氣韻非凡。」

她柔和地笑道,「恰好府上祖母也偏愛槿紫,因此給我做了這許多槿紫衣裳,穿上祖母看着也十分開心。」

四公主聽後又是一口氣憋在胸里。

人家都說了,先皇后喜愛槿紫,她能說先皇后和聖上眼光不好嗎?人家還說了,衣裳是祖母做的,人家穿着哪怕不是綵衣娛親,也是盡孝之舉,她還能置喙人家盡孝嗎?

四公主萬萬沒想到,原來脾氣火爆,一言不合就開撕的寧曦華竟變得如此難纏,不僅伶牙俐齒,說話也學會了這些彎彎繞繞。

這時,四公主身後的一位小姐驚呼出聲:「這槿紫,莫不是錦州特產的星辰綺染的?」

聞言眾人再次打量寧曦華的外衫,只見這槿紫外衫隨風擺動處竟在陽光下折射出了星星點點光芒,如繁星墜落。

星辰綺乃錦州特產,因織法獨特,會讓布料在擺動時在光下顯出星光,因此得名星辰綺。

除了織法,織造星辰綺所需的蠶絲只有錦州獨有的桑蠶才能吐出,而這種蠶人工難以養殖且吐絲量只有普通蠶的三分之一。這都導致了星辰綺產量稀少,價格昂貴,一寸難求。

錦州更是流傳有一寸星辰一寸金的說法。

宮裡娘娘們估計都沒有一匹完整的星辰綺,一般人拿到少許星辰綺更是只能珍惜的用來作扇面或荷包便可出去炫耀了。

可越曦郡主居然用星辰綺做了一件外衫?這得用多少布料花多少錢啊???

寧曦華在眾人驚嘆和艷羨的目光中依舊淡定微笑,說實話她都不知道身上的衣服這麼精貴。

這料子好像還是在猗州時老頭子送來的,她看着不錯就讓裁了,哪裡知道是什麼星辰綺。

這麼一看,她對老頭子的財力還是有所低估啊,寧王府怕是比她想像中的更有錢。

四公主現在有些後悔挑起了衣服這茬事,她已經不想讓寧曦華再在這件該死的衣服上出風頭了,於是忙揮手示意侍女引眾人入座。

待得寧曦華落座,她才發現小白花女主就在她斜對面。

林夢璃將剛剛的紛爭盡入眼裡,她攛緊了桌下的手,面上卻對寧曦華露出了溫和的笑意,彷彿之前在靈山寺中根本沒有發生過什麼不愉快的事情。

可她心裏卻隱隱不安,連四公主都壓不住寧曦華了嗎?若是在這賞花宴上讓寧曦華出盡風頭,讓眾人逆轉對她的評價,那她在孫貴妃處的勝算還剩幾分?

寧曦華可不管小白花女主內心如何涌動,她只當對面坐了空氣,對林夢璃的示好視而不見,自顧自的開始向松依小聲打聽起了在場人的身份,多認人總不會錯。

待眾人陸續落座,四公主理了理衣裙,款步向**花台走去,開始了她的演講。

先是讚美了一下當今聖上英明,又感謝了太子出借微園並婉轉了炫耀了下自己的受寵程度,再誇讚了一番園中美景,接着謙虛了一下招待不周,最後總結希望大家此次賞花盡興而歸。

不愧是皇家公主,再任性,這種場合下的面子工程還是做的挺到位的。四公主發完言,寧曦華甚至下意識都想舉起雙手給她鼓掌了。

然後四公主宣布開席,眾人便開始推杯換盞起來。到底是青年男女的聚會,哪能就是單純來賞花喝酒的呢?不多時,四公主便提議眾人一展才藝,以襄盛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