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扮豬吃虎:啞巴公主被讀心了 第5章_安故小說
◈ 第4章

第5章

負責調查的宮人說,前夜下了些小雨,而地上正好有幾塊大石頭,想來是走路時不慎滑倒,頭磕在石角銳利處所致。

皇后身為後宮之主,不但迅速查清事情的真相,還幫她安置了身後事,給她家人進行妥善安置和貼補,以慰他們心中的傷痛。

皇帝聽聞這件事,難得地誇了皇后一句辦事得當,並破天荒過來看了她一眼。

但當時元凈在外面玩,硬生生錯過了。

容妃聽聞自己安插在皇后身邊的人因滑倒摔死,氣得把桌上的茶盞全都掀到地上。

熱水和碎片濺到自己的腳踝,又疼得她吱哇亂跳。

「娘娘沒事吧。」

清蓮扶着她坐下,命人趕緊把地上的東西清理了,免得傷到她。

「摔個跤還能摔死,本宮才不信。」

容妃嬌艷的臉上難得出現一抹緊張:「清蓮,你說會不會是皇后察覺了什麼?」

「不會的,她這麼多年都沒發現,現在更不可能發現。」

「真的嗎?」容妃剛放下去的心突然又咯噔一下,「不,聽說前兩天那個小啞巴落了水,萬一是孫惜末做的,沒準真能被查出來!」

「怎麼會呢,我們派人去長平宮打聽過,大家都說是小公主自己沒站穩掉下去的。」清蓮道,「娘娘是吩咐孫姑姑見機行事不假,但她也不至於如此愚蠢,連個小孩也對付不了。依奴婢看,此事只是個意外而已,娘娘實在多慮了。」

「真的嗎,真是本宮想多了嗎?」容妃美目看着她,難得地流露出這副沒有安全感的模樣。

清蓮生怕她再發怒,只好拼了命找着理由:「當然了,皇后若真發現了孫姑姑是咱們的人,怎麼可能還如此淡定?」

「也是,她向來寶貝自己的孩子,上次為著二殿下禁足的事,居然能在陛下殿外跪上整整一夜。」

這樣視子女如命的人,不可能一點反應都沒有。

容妃摸了摸自己光潔的臉,得意道:「不過幸好,陛下最疼的還是本宮,就算那個女人跪了一個晚上,陛下還是把二皇子給禁足了。」

「那當然,娘娘容顏無雙,整個後宮加起來也不及您一人光彩奪目,皇上自然最喜歡娘娘。」清蓮忙道。

「陛下不光要最喜歡本宮,連本宮生的大殿下和大公主,也必須是他最喜歡的孩子。」

容妃走到梳妝鏡前,仔細給自己上着脂粉。

「那啞巴是嫡公主又怎樣,只要她永遠都說不出話,日後議親時本宮的桐兒便不會再有威脅。」

女兒不比男子,還能靠着自己拼上一拼,若是嫁得不好,那便是誤了一生的大事。

「肯定會的,大殿下和大公主是龍鳳胎,又是陛下的長子和長女,地位豈是旁人能比得上的?」

清蓮繼續捧道:「且不說那六公主已經是個啞巴了,就算她能說話,論才華,論容貌,又有哪點比得過我們大公主?」

「說的也是,我的桐兒三歲便能吟詩,而那啞巴到現在還寫不出一個字,哪能比得上她一根手指頭啊?」

只要以後除了這個啞巴,論嫡論長她的女兒都是長女,地位再無人能及。

容妃說著說著便底放寬了心,將此事拋到腦後,吩咐人給她煮養顏湯去了。

.

元凈身邊的宮人們都被關了起來拷問,江懷柔暫時還找不到好用的人,每日只讓知秋跟着。

「秋姐姐,你去伺候我母后吧,不用跟着我了。」她打着手語道。

為了方便照顧元凈,公主殿里大部分宮人都需要修手語。

也正因為這樣,很多人都不願意到公主殿伺候,哪怕皇后私下會多給一點貼補,下人們在對待小公主的事情上還是會敷衍了事。

但經過落水這一遭,元凈明顯受重視不少,不僅身上的的衣服更華麗更暖和,連那亂糟糟的頭髮都順滑起來。

髮髻上插着精緻的髮飾和小花朵,顯得她又漂亮又靈動。

哪怕是遠遠地瞧上一眼,便讓人忍不住想抱起來親一口。

「娘娘身邊還有其他人照料,奴婢得跟着小公主才能放心啊。」

知秋笑眯眯的,看起來也就二十齣頭的樣子,懷中時刻揣着一把糖果,以免小公主鬧起脾氣來不好哄。

可這半日下來,小公主分明乖得很,只是自己在那堆木頭,追蝴蝶,完全沒有給任何人惹事。

這可比二皇子年幼時省心多了。

「秋姐姐,母后為什麼不來看凈兒,可是身子不舒服嗎?」

元凈玩了會兒,突然抬起頭問道。

知秋心中划過一道暖流。

難怪這小傢伙從方才便擰着眉頭,原來是在擔心皇后娘娘的身體啊。

果然是孝順的孩子,沒白疼她!

「娘娘忙着管理後宮的事,有些脫不開身,所以未能過來。」

她伸手摸了摸對方圓滾滾的腦袋,以作安撫。

「小公主不必擔心,晚些就能見到娘娘了。」

「好呀。」元凈又自己玩了半炷香,然後打了個小小的哈欠,「秋姐姐,我困了。」

「那奴婢陪公主回去吧。」

知秋牽着元凈的手回到寢殿,替她脫了斗篷和外袍,哄她熟睡才離開。

腳步聲剛消失在門外,元凈便睜開眼,悄悄走到門前聽了一會。

知秋應該是去找母后彙報情況了,外面沒人。

好機會。

元凈故意沒穿衣服和鞋,只披了個斗篷出門,靠着矮小的優勢躲進視覺盲區和樹叢里,來到長平宮裡一處偏僻的宮女院。

她們白天要幹活,晚上才會回來睡,所以此時並沒有人在。

元凈進去後到處翻了翻,找到不少原主被偷走的首飾和珍寶玩意。

這些吸血的下人,果然沒有一個是無辜的。

她看了之後並不着急拿走,而是放回原位,然後燃起蠟燭,一點點把她們的被子點着。

火燒了起來。

先是宮女們的床被,再是衣服布巾,再燒到桌椅。

這屋裡雜物多,很多東西都是可燃物。

元凈退了出去,找到一個地方躲好,眼看着火勢越來越大,不多時便驚動了人。

「走水啦——」

太監宮女們奔走相告,紛紛拿起木桶開始打水,一桶一桶地潑進着火的宮女院里。

宮女們身份卑微,人多屋子小,東西雜物堆的也多,火勢很快便大了起來,一時半會根本撲不滅。

不過這裡地處偏僻,且遠離主子住的地方,倒也不用擔心會波及到她的母后。

黑煙四起,火光衝天,不多時便驚動了整個皇宮。

一波又一波的人手都趕過來滅火,吵吵嚷嚷,整個皇宮亂作一鍋粥。

「小公主!」

知秋帶着江懷柔身邊好幾個得力的宮女一路找了過來,抓着人便問:「有沒有看到小公主?」

「沒……沒看見。」

「還不快幫着一起找!」

知秋根本沒敢離開多久,只是去解決內急,哪知回來時人竟不在房裡了。

關鍵她鞋子和外袍還在,能去哪裡呢?

她在周圍找了許久,聽到的卻是宮女院走水的消息,趕緊彙報給了皇后,並帶着人到處找着。

元凈仔細留意周邊的動靜,很好,已經差不多了。

她把頭髮抓亂了些,然後小臉一抹,就變成一張灰撲撲要哭不哭的表情。

可憐的小糰子就這麼從角落裡走出來,眼睛裏淚光閃閃,像是受了滔天的委屈。

「小公主,您怎麼在這啊?」

知秋趕緊上前檢查她的身體,確認無事後才放下半顆心:「你們快去通知皇后娘娘,小公主已經找到了,讓娘娘放心。」

「是。」

知秋望着她髒兮兮的小臉蛋,忍不住泛起心疼之情,將她抱了起來。

「嚇壞了吧?」

她輕輕拍着小公主的後背:「不怕不怕,奴婢帶您回皇后娘娘那,啊?」

小公主點點頭,把腦袋埋進她的懷裡。

折騰了小半個時辰後,這火終於弱了下去。

雖然整個宮女院都燒得黑漆漆不成樣子,但因最終撲滅及時,倒也不至於只剩斷梁破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