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扮豬吃虎:啞巴公主被讀心了 第4章_安故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沒錯,元凈是個穿書人。

她原本是出身於玄門的大小姐,因為長了副好樣貌,又喜歡演戲,於是順利入了娛樂圈。不到三十便拿下影后的頭銜,並將各類獎項拿了個**。

在某次家族驅鬼任務中,不小心中了陣法的暗算,睜眼便來到這個小說的世界。

好消息:這小說她不久前剛看完,劇情還背得下來。

壞消息:這個世界沒有靈力,且有一道無形的規則在維護這個世界的運轉。

每每她想要改變劇情,「天道」便會出來阻止。

比如前些日子,她設法讓二皇兄別走御花園,改走長平宮東邊小道,以免撞上容妃被安上一個不敬長輩之罪被皇帝禁足。

結果二皇兄遇上一隻十分可愛的貓,一路追着它來到御花園,還是發生了原先的劇情。

不僅如此,還有不少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表明,她無法直接干預這裡的故事走向。

就在元凈一愁莫展之際,她突然發現自己能自由控制心聲,使其鑽入他人腦海中,化做聲音顯現。

只要她想,便能隨意決定哪句心聲能被他人聽見,以及被誰聽見。

這個能力雖然雞肋,但也不是全無用處,比如像今天這樣,讓皇后江懷柔聽到自己的聲音,然後揭發孫惜末的惡行。

她不能直接改劇情,那這些書中人物自己來改總可以了吧。

按照原劇情,她這個啞巴公主再過兩年就會被孫姑姑活活捂死。

可她才穿過來不到兩個月,就已經受了孫惜末不少欺凌和辱罵。

傻子才要再忍她兩年呢。

影后出馬,直接讓你團滅。

元凈雖然在情緒上演的成分居多,但那些透露給皇后的心聲都屬事實。

不過落水之事卻是她故意的,當時她假裝站在離池邊很近很危險的地方,且做不設防之態,果然叫那孫惜末起了歹念,一把將她推了下去。

這池子其實並不深,元凈穿書前也是會水的人,哪怕這個身體年紀太小施展不開什麼花樣,但保證自己不嗆水昏迷也不是什麼難事。

至於那枚玉佩,更是被她悄悄趁孫惜末洗澡時摸走,提前藏在池邊草堆里的。當時眾人忙着救她亂成一團,根本不會有人注意到這個細節。

沒辦法啊,不來個生死邊緣走一遭,引起上頭人的重視,這腐根又怎麼能挖得徹底?

元凈嘴角輕輕一勾。

方才,皇后與知秋的對話都已經被她聽了進去。

看樣子,這個計劃非常成功呢。

元凈心滿意足地將小腦袋拱入皇后懷中,沉沉地睡了過去。

.

柴房內,已經好幾天沒吃飯的孫惜末被粗繩狠狠捆住,全身又臟又臭,嘴裏的布幾乎要堵到她嗓子眼。

磨人的腳步聲從外面走進來,把她蒙在眼上的布摘下,嘴裏的布也狠狠掏了出來。

孫惜末不由得發出一陣乾嘔,咳得眼泛淚花,視線模糊。

知秋冷冷地站在她面前,旁邊還有幾個粗壯的嬤嬤,手上還拿着一排細針。

孫惜末倒也不是傻子,看這副仗陣,隨便猜猜也知道要做什麼。

雖說私刑在宮中是不允許的吧,但關起門來誰又會知道呢。

「姑娘饒命啊,奴婢是清白的!」

她看着那泛着冷意的針頭一點點靠近自己的手指,幾乎已經能想像到那鑽心的疼痛在體內拉扯。

「姑姑若肯老實交代公主落水真相,並說出背後主謀,娘娘或許還能饒你一命。」知秋緩緩走近,抽出一枚寒針逼近她的咽喉,「否則姑姑若是沒了,你的弟弟妹妹怕也無活路可言。」

孫惜末眼睛一下子睜大。

家人永遠是她最大的軟肋,她入宮做了這麼多犯死罪的事,為的也是自己的弟弟妹妹能有個好前途。

可若是家人沒了,她還費這勁幹嘛呢?

「好……我說。」她眼中一下子暗淡下來,「是……容妃娘娘。」

元凈又是睡了整整一個下午,醒過來時全身暖洋洋,像被包裹在火爐中似的。

她用力掙了掙,從被子里探出半個頭。

「醒了?」

江懷柔端着一碗湯藥,正細心地吹着。

她眉梢眼角間多了不少耐心和溫柔,整個人也越發有母愛的柔和。

其實,她這位母后長得還是非常好看的,出身也好,祖父乃先帝之師,父親也官至大理寺卿,為官總是小心謹慎。

小公主出生後沒多久,江懷柔祖父便去世了,家中一下子失去最大的倚仗。

緊接着父親又因斷錯案,整個江家被皇帝流放至西北,僅剩皇后一人在宮中獨木難支。

她雖為皇帝誕下一兒一女,卻實在不得皇帝歡心。

後宮中每三年都會選秀,每年還有各個親貴硬塞進來的美人,相比之下,她這位年少結髮的妻子便不夠看了。

皇帝縱情聲色,要不是皇后有一國之母這個名分在,只怕長平宮早已成了冷宮。

唉,也是個可憐人。

【剛睡醒就能看到母后的絕美容顏,凈兒真的好幸福。】

【怎麼辦,好想讓母后親親抱抱舉高高~】

元凈大眼睛一眨一眨的,裏面飽含遮掩不住的期待,像極了天上的星星。

江懷柔的心瞬間軟下來,忍不住露出幾分發自內心的笑容,連日來的陰霾也消退不少。

被自己的孩子誇好看,還有什麼比這更高興的嗎?

不愧是她生的女兒,有眼光,比那個只會讀書的死小子好多了。

她伸手將元凈撈在懷裡,朝着她的小臉啄了一口。

軟軟的,香香的。

有女兒真幸福啊!

【母后這麼美的人,一定不會逼我喝這麼苦的葯,對吧。】

江懷柔:「……」

好傢夥,在這等着她呢。

江懷柔把小公主扶起來靠在軟枕上,端起還沒涼的湯藥,用勺子舀了一勺。

「已經不燙了,快喝吧。」

元凈輕輕嘬一口,一張小臉直接皺了起來。

【母后壞壞,不想喝葯。】

【我要吃糖,要吃米糕和甜甜的大紅棗!】

江懷柔這才意識到哄小孩子喝葯不是什麼簡單的事。

從前自己生病時,也是要娘親百般哄着才肯喝一口葯,還得準備大堆甜食和零嘴在旁邊誘着自己。

如今她女兒不過四歲,竟只能靠意志,生生喝下連大人都難以接受的苦東西。

豈有此理!

「乖,凈兒好好喝葯,母后讓人給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元凈的大眼睛頓時點上了高光。

【好,凈兒一定全部喝完。】

她三兩下便將烏漆抹黑的東西吞下去,小臉扭成苦瓜,連眼淚都蓄了一眶,眼看着就要滿溢而出。

江懷柔趕緊給她嘴裏塞了一顆糖。

小傢伙立馬就不皺了。

今天的晚飯非常豐盛,是她穿越以來吃的最好的一頓。

應該也是這個身體四年生涯里吃過菜最多的一頓。

元凈嫌筷子用得難受,索性抱着豬肘啃起來,驚呆眾人。

才到膝腿高的人,居然如此豪放?

都說小公主脾胃差不愛吃東西,這不用得挺香嘛。

江懷柔幾乎全程都看着她吃,還不停給她夾菜,沒一會兒功夫堆得比飯還高。

怎麼會餓成這樣?

那些跟在她身邊的宮女難道都不給飯吃嗎?

【好飽好飽,真的吃不下了,嗚~~】

【但是不吃完的話,下一頓又要挨餓了……】

【孫姑姑經常偷吃我的飯,說我年紀小吃不了這麼多,可是人家真的沒吃幾口嘛……】

「啪」的一聲,江懷柔手中筷子硬生生被她折斷,一雙美目里滿是怒火。

原本想着孫惜末交待了真正的幕後主使是容妃,那就留下她一條賤命,將雙腿打殘再丟到掖庭自生自滅便好,如今看來,倒是她大發善心了。

「知秋!」

「在。」年輕的姑娘從後廚走進來,「娘娘,可是要給小公主加幾個菜?」

「你去通知她們,那個人不用留了。」

江懷柔這話完全沒有避開元凈,顯然是已經氣極。

知秋不明所以,但皇后娘娘這麼做一定有她的理由,她只要服從並把事情辦漂亮便是。

「是,奴婢這就去。」

元凈微眯着漆黑如潭中石的眼睛,吃得滿臉天真無邪,彷彿一切事情都與她無關。

第二天,孫惜末的屍體在御花園中被人發現。

她頭上磕出一個大傷口,血幾乎已經流干,滿地都是腥紅。